理财新闻

非上市险企年报:“短板”也是外资险企的市场机遇

27 3月 , 2020  

T+-
受到保险产品向“保险姓保、回归本源”转型的影响,中外寿险公司保费整体增速放缓。但放缓脚步有所不同,中资寿险公司整体增速仅为0.12%,而外资寿险公司整体增速还有9.98%。
(原标题:外资寿险两重天 利润王亏损王相差46亿) 时代周报记者 李星郡
发自北京随着中国金融业加大对外开放力度,2018年下半年以来,外资险企进入中国的热情进一步提高。从1992年第一家在中国设立分支机构的外资保险公司友邦保险算起,外资险企在中国市场上已耕耘27载。随着年报的陆续发布,市场也得以窥见28家外资寿险公司在2018年的表现。保费收入上,前三名坐次不变,工银安盛依然位居第一,但其原保险保费收入下降。2018年,六家外资寿险原保险保费收入下滑,其中三家是银行系险企,包括工银安盛、交银康联、中银三星,还有三家是排名靠后的君龙人寿、新光海航和中法人寿。在净利润上,外资险企整体净利润128.96亿元,同比增长64.65%,其中,友邦中国扩大了优势,与亏损最多的德华安顾人寿净利相差46亿元,是2017年差额的2倍以上;中美联泰大都会人寿由第四名挤进前三,取代中信保诚摘得利润季军;2017年亏损的中荷人寿、陆家嘴国泰人寿和瑞泰人寿去年扭亏为盈,而汇丰人寿由盈转亏。保费增速快于中资寿险截至2018年底,我国共有28家外资寿险公司,占到人身保险公司数量的30.77%,但是原保险保费收入却仅占市场份额的8.10%。不过,在2018年,受到保险产品向“保险姓保、回归本源”转型的影响,中外寿险公司保费整体增速放缓。但放缓脚步有所不同,中资寿险公司整体增速仅为0.12%,而外资寿险公司整体增速还有9.98%。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保险研究室副主任朱俊生向时代周报记者解释:“保费增速分化跟过去不同的发展风格有关。很多中资公司过去做理财较多,而外方股东母公司在所属国过去经营历史很长,基本上经营风格不像国内的一些公司,所以转型对他们来说也有挑战,但不是太大。”2018年,外资险企保费收入的前三名坐次不变,依次为工银安盛、恒大人寿、友邦中国,分别为336.81亿元、323.72亿元、261.34亿元;不过中信保诚取代交银康联位列第四,交银康联从百亿保费名单跌落,从131.31亿元减少到80.18亿元;中意人寿跻入百亿阵营,排在第六位。对此,交银康联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2018年,面临行业“跑道转换”的大势,交银康联人寿进一步贯彻“保险姓保”的监管要求,围绕发展战略,探索属于自己的转型之路。公司主动压缩万能险规模,走价值发展之路。虽然全年规模保费总量同比下降,但经营效益和业务价值进一步提升。当年,六家外资寿险原保险保费收入下滑,其中有三家都是银行系险企,包括工银安盛下滑15.06%、交银康联下降38.94%、中银三星减少26.01%,另两家银行系外资寿险招商信诺和中荷人寿则增长了17%左右。工银安盛、交银康联、中银三星均由中资控股,工商银行、交通银行、中银投资资管分别持股60%、62.50%、51%。招商信诺和中荷人寿则是中外资各持股50%,中方股东分别是招商银行、北京银行。“这与中方股东是否控股无关。与头部银行有股份关系的金融服务机构都不是最好的,只不过销售网点多,所以总量能够做上去。”中央财经大学教授郝演苏向时代周报记者指出,“头部银行的合作系统很多,所以在柜台上不只卖关联企业的保险产品,跟它没有关联关系的保险公司,谁给的返佣条件好就卖谁的;小银行因为知名保险公司不太愿意进入,所以只好卖自己合作伙伴的。”保费下滑的还有三家是排在后面的君龙人寿、新光海航和中法人寿,2018年保费收入分别是6.11亿元、0.93亿元、11.30万元。君龙人寿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2018年,公司以“保险姓保”为原则,积极调整公司战略,同时,公司正处于积极转型期,以价值型业务为主,其间原保险保费收入减少情况符合公司预期。汇丰人寿从赚1亿到亏2亿虽然上述六家险企保费收入下滑,但三家银行系险企净利润都有所增长,另外三家险企亏损有所收缩。其中,君龙人寿2017年净利润为-0.26亿元,到2018年为-0.11亿元,并表示“预期2019年将全面实现盈利”。2017年,28家外资寿险共有10家亏损。2018年,其中3家险企扭亏为盈,包括中荷人寿、瑞泰人寿、陆家嘴国泰人寿,不过汇丰人寿由盈转亏。依旧亏损的七家外资险企分别是君龙人寿、新光海航、中法人寿、复星保德信、中韩人寿、长生人寿、德华安顾人寿。对此,从盈利1.12亿元到亏损2.06亿元的汇丰人寿向时代周报记者解释:“主要是由于受到了权益市场波动造成的投资损失的影响;同时,公司继续为未来中国业务拓展进行投入,也导致2018年费用较往年有一定上升。”除了净利润下滑最大的汇丰人寿,平安健康和恒安标准人寿虽然依然盈利,但其净利也下降了8%左右。恒安标准人寿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2018年税前利润为2.13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27%,而所得税费用5635万元,同比大幅增长。”在盈利增长企业中,友邦中国扩大了优势地位,与亏损最多的德华安顾人寿净利相差46亿元,是2017年差额的2倍以上。2018年,友邦中国实现净利润43.44亿元,德华安顾人寿则亏损2.82亿元。在利润排行榜上,中美联泰大都会人寿由第四名挤进前三,取代中信保诚成为第三名;恒大人寿则仍居第二,招商信诺、工银安盛、中宏人寿、中德安联、中意人寿、中英人寿则是第五至第十名。从成立时间、地域拓展以及股权结构来看,老牌独资险企友邦虽然只有五家分公司,但主要通过代理人模式专攻高端市场成为外资寿险的领头羊;恒大人寿成立时间虽略晚,耕耘地区也不多,但发展迅猛,即便受到监管的影响增速放缓,但也在增长;成立较早且外资持股比例达到51%的中宏人寿和中德安联的表现尚可,但中德安联的地区拓展上远远慢于中宏人寿。经过多年发展,仅有复星保德信、中韩人寿、德华安顾人寿三家成立至今不足十年,地域扩展上均不超过五个分公司;约一半的外资寿险的分公司达十个以上。外资寿险的新布局去年以来,中国先后推出了进一步扩大金融业对外开放的举措,外资险企的热情进一步提高。“开放是一个态度,也是必然趋势。”郝演苏向时代周报记者指出,“但外资不会成为主权个性非常强的国家金融机构的领头羊,只会服务于特定群体,大多数理性的消费者仍然会选择本土的金融产品。”今年3月,银保监会宣布批准筹建首家外资养老保险公司—由恒安标准人寿独资设立的恒安标准养老保险有限责任公司。此前已有八家中资养老保险公司。“随着中国人口老龄化趋势日益凸显和人民保险意识不断上升,商业养老保险市场前景非常广阔。”恒安标准人寿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恒安标准人寿相关人士还表示,公司将高质量完成养老保险公司筹建工作,在养老金市场化改革的浪潮中夺得一席之地。事实上,养老领域还有其他的外资寿险公司想参与。友邦保险、中德安联、参股中意人寿的忠利保险、参股中信保诚的英国保诚集团、参股中宏人寿的宏利金融皆有此意愿。时代周报记者还发现,随着健康险市场的快速发展,多家公司外资寿险还重点布局健康险,诸如君龙人寿股东建发集团融入“健康中国”战略,涉足医疗行业,推进“保险+健康”模式。此外还有中德安联、友邦中国、大都会人寿、德华安顾人寿等。2017年9月,时任保监会副主席陈文辉表示,鼓励外资保险公司进入健康、养老、巨灾保险等专业业务领域。“由于中国市场很大,能做成小众群体也能盈利。”郝演苏评价道。

4月,28家外资寿险与22家外资产险相继披露了2014年度业绩报告。

按照保险业务收入为统计口径,其中居前十名的外资寿险分别是工银安盛、友邦人寿、大都会人寿、招商信诺、信诚人寿、中英人寿、中宏人寿、交银康联、中荷人寿、中德安联。外资产险公司中前十名分别是安盛天平、中航安盟、美亚财险、三井住友、史带财险、安联财险、三星财险、利宝财险、富邦财险、国泰财险。

上述20家外资险企在过去一年中表现平稳,保险业务收入多数呈现稳中有升,且外资险企原保险保费收入占总体市场份额有所提升。但同时记者发现,部分外资险企保险业务收入呈现负增长,外资险企市场份额占比仍有限。

原保险保费收入总体稳中有升

保监会统计数据显示,2014年,产险原保险保费收入为7544.40亿元,同比增长16.41%;外资产险原保险保费收入167.84亿元,同比增长102%,占市场份额为2.22%,较2013年同期上升0.94个百分点;寿险原保险保费收入12690.28亿元,同比增长18.15%,外资寿险原保险保费收入为733.82亿元,同比增长22.95%,占市场份额为5.78%,较2013年同期上升0.23个百分点。外资险企原保险保费收入总体稳中有升,且市场份额也有所上升,外资产险原保险保费收入增速高于同期外资寿险。

具体来说,根据2014年外资险企年报,产寿险排名前十的险企,其保险业务收入的增速各有不同。

外资寿险前十名中,各家保险业务收入分别是,工银安盛154亿元,同比增长49.70%;友邦人寿105.8亿元,同比增长12.42%。上述两家保险业务收入排名一、二位的公司,也是外资寿险公司中仅有的保险业务收入“破百亿大关”的两家,可以称之为“外资险企中的第一梯队”。

澳门新莆京娱乐app,从排名第3位开始,是以“20亿元”起步的外资险企第二梯队,分别是大都会人寿67.5亿元,同比增长19.10%;招商信诺53亿元,同比增长25.10%;信诚人寿50.8亿元,同比增长23.0%;中英人寿37.99亿元,同比增长7.6%;中宏人寿
33.4亿元,同比增长11.94%;交银康联26.4亿元,同比增长96.43%;中荷人寿25.2亿元,同比增长18.62%;中德安联人寿21.4亿元,同比增长19.19%。

可以发现,排名第1位的工银安盛及排名第8位的交银康联的保险业务收入呈现高速增长。根据公司年报披露,工银安盛2014年分红寿险业务收入为143.8亿元,同比增长48.40%,占其保险业务总收入的93.40%,且健康险业务同比也有所增长。同样作为银行系保险公司的交银康联,其保险业务收入高速增长则得益于“银行邮政代理”与“员工直销”,这两大主渠道保险业务收入增长较多。

根据2014年年报披露,外资产险保险业务收入前十名中,同比增长为正值的公司有:安盛天平66.4亿元,同比增长32.64%;中航安盟15.3亿元,同比增长1.3%;美亚财险13.6亿元,同比增长4.64%;三井住友12.8亿元,同比增长12.11%;安联财险9.86亿元,同比增长31.14%;三星财险8.7亿元,同比增长29.08%;富邦财险6.9亿元,同比增长80.00%;国泰财险5.5亿元,同比增长4.5%。

另外,史带财险和利宝财险两家公司保险业务收入呈现负增长:史带财险11.7亿元,同比下降21.85%;利宝财险8.2亿元,同比下降3.4%。可以看出史带财险保险业务收入同比下降较多,究其原因,翻阅2013年业绩报告可见,“机动车辆保险”与“企业财产险”这两大险种出现大幅下降。

偿付能力充足率有升有降

分析外资险企2014年度信息披露报告可见,偿付能力上升的寿险公司有工银安盛、友邦人寿、大都会人寿、招商信诺、信诚人寿、中英人寿、中德安联、中宏人寿;中荷人寿基本持平;交银康联偿付能力充足率有所下降,是前十位中唯一家。

具体来说,以偿付能力充足率上升为代表的工银安盛为例,2014年末偿付能力充足率为469%,相比2013年末上升了56个百分点。该公司认为主要原因是:股东向公司注入30亿元资本金应对潜在经营风险;公司经营盈利能力显著增强,费用管控措施逐步奏效,公司净利润较2013年增长248%,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公允价值变动损益较2013年底增长7.8亿元。

中荷人寿2014年末偿付能力充足率与2013年末基本持平,2014年为182.1%,2013年为182.5%,均高于监管充足Ⅱ类公司要求。

交银康联2014年末偿付能力充足率为469.48%,相比2013年末下降269.64个百分点,年报显示其下降的主要原因是:刚刚步入盈利期,实际资本增速相对较缓,2014年末实际资本为12.13亿元,较上年末增加1.73亿元,增幅16.60%;加之新业务发展对最低资本的要求相应提高,2014年末最低资本为2.58亿元,较上年末增加1.18亿元,增长幅度83.57%。

在财险公司中,上升的有中航安盟、史带财险、利宝财险、国泰财险4家。值得关注的是,在外资产险公司中,前十名共有6家公司因业务发展等需要导致偿付能力充足率处于下降。

安盛天平2014年末偿付能力充足率为244.25%,相比2013年有所下降,主要原因是最低资本上升1.96亿元。美亚财险偿付能力充足率为292%,较前一年度有所下降,主要原因是:尽管公司的偿付能力计算基础下的总资产由2013年的25.9亿元增加1.7亿元至2014年的27.6亿元,但认可资产比例由2013年的91.4%下降至2014年的91.25%,导致认可资产仅增加1.55亿元至25.2亿元,低于总资产增加额,这主要是由于应收再保账款非认可资产增加0.17亿元。公司的认可负债由2013年的18.61亿元上升至2014年的20.51亿元,增长1.9亿元,超过认可资产增加值,导致实际资本下降0.35亿元;最低资本:2014年自留保费收入达10.52亿元,比上年增长了7.9%,由此造成最低资本上升了0.12亿元。

下降的还有三井住友财险,2014年末偿付能力充足率为234%,相比2013年末的271%减少37个百分点,主要原因是由于公司业务扩张。安联财险充足率为176%,较上一年同期下降14个百分点,年报称下降原因是2014年净亏损达到1.44亿元,业务发展较快,自留保费增长较快,进而最低资本较上一年大幅上升,未来公司将会从股东增加资本、持续改善应收账款账龄等措施来改善。三星财险2014年末偿付能力充足率为1076%,相比2013年有所下降,其最低资本增长41%至1667万元;实际资本增长15%至8215万元;最低资本增长的主要原因是自留保费的增加,该公司自2013年下半年起全面开展车险业务,2014年实现保费收入22325万元,而车险业务实行100%自留政策,使最低资本迅速增长,实际资本的增长速度小于最低资本的增长速度,致使偿付能力充足率有所下降。富邦财险业务大幅成长,自留保费也随之增加,最低资本由去年4968万元增加到9063万元,业务仍在扩展阶段,准备金提存大幅增加,认可负债由去年46164万元增加到74498万元;目前仍处于亏损状态,另2014年度增资2亿元,致使实际资本由15644万元增加到18677万元,所以偿付能力充足率波动较大。

外资“短板”依旧

根据2014年外资险企业绩报告,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保险学院教授王国军对记者表示,外资险企一直没有占据较大的市场份额,主要在于以下几个方面:在合资寿险公司中,中外股东之间关系的好坏决定了公司业务发展,常见的发展不好原因在于中外股东相互争夺管理权,比如最近几家股权变化较大的合资公司就是如此。在他看来,如果能够不争夺管理权,公司发展会较好。据他了解,中英人寿的中粮集团和英杰华两大股东之间就是一个关系良好的代表,而中英人寿的发展也的确快速而稳健。

而外资寿险和产险公司都存在的问题则是公司本土化比较差。比如有些企业,上层几乎全是外资派来的外籍高管,下层则几乎全是中国员工,公司的经营并没有与中国文化传统结合起来;还有一些公司,母公司对在华分支公司管理非常严格,造成管理层级冗多,进而在很多事务上的交流会耽误很长时间,效率差。

此外,王国军表示,外资险企开设的分支机构普遍较少,这也是影响其发展的原因之一。另外,外资保险公司的空间布局不够健全。譬如很多中资公司的布局就比较合理,不论中东西部,只要有市场空间,就会积极布局,占据先机;而外资一旦有在经济不发达地区开设分支机构的设想,可能就会遭到外方股东反对,有时说服母公司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当众多公司都集中于经济发达地区开展业务,反而忽视了经济不发达地区市场,事实上,恰恰那些经济不发达地区,市场尚未饱和,比较容易进入,利润也比较丰厚。

谈及外资车险业务,王国军认为,要做好这个市场需要依赖于公司自身的先天条件、策略与技术等优势,先天条件包括具有与母国车企互赢共进的合作关系,譬如现代财险、史带财险等关联母国汽车公司的险企就很有优势,这样的公司在车险领域将有较大发展。

车险之外,外资保险公司的发展首先是要利用自身优势打造核心竞争力,王国军指出,如果母国在华有诸多大企业,就可以很容易地将“企财险”打造成外资产险公司的核心竞争力。

最后,谈及互联网创新,王国军认为,很多外资公司还不如中资公司做得好,因为相对而言,外资公司毕竟还是一个分支,而互联网创新则需要较高的投入。因此,在投入和技术方面,外资公司难免有一定的局限性,所以,外资险企相对中资险企在互联网保险创新方面反而比较保守。

王国军同时也强调,所有这些“短板”也正是外资险企未来的市场机遇,如果能制定合理的策略,扬长避短,充分发挥外资险企的技术优势、人才优势、股东优势,提升其在中国市场的占比还有很大的可能性。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