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财新闻

华夏人寿一季度亏损超4亿 万能险卷土重来猛增150%

27 3月 , 2020  

T+- (原标题:华夏人寿一季度亏损超4亿 万能险卷土重来猛增150%) 华夏时报
记者吴敏
北京报道2019年第一季度华夏人寿实现保险业务收入842.4亿元人民币,较上季度增长107%,然而收入的大幅增长并没有伴随盈利能力的改善,本季度亏损4.04亿元,达到上一季度亏损数额的2.25倍。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终于突破100%,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128.68%,虽略高于银保监会对于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达到100%的要求,但仍低于130%,在与行业领先者的对比中并无优势。华夏人寿近两年的年度情况与上述情况有相似之处,2018年集团实现营业收入1884.7万元,同比增长83.44%;其中保险业务收入1582.8万元,同比增长77.14%。净利润26.38亿元,比上一年减少2.42亿元。自2014年起,华夏人寿经历了急速的市场扩张,原保费收入在2018年已达到2014年的50倍。而它的发展兴盛与万能险的扩张阶段刚好契合。卷土重来的万能险2010年以来万能险增长奇快,成为不少中小保险公司迅速扩张的首选,如在2016年,中融人寿万能险收入与原保费收入之比达到9450.53,安邦养老这一比值更是夸张到达到54163.2,行业整体比值达到0.55。无需增长和恶性竞争使得万能险风险逐渐显现,被鼓吹的高收益弱化了保障功能,性质逐渐转变为中短期理财产品,期限错配等问题给险企带来极大的流动性风险,甚至可能引发兑付危机,影响整个金融系统的稳定性。于是自2016年起,国家开始加强对万能险的监管,诸多万能险业务被叫停;2017年年初,保监会再次向各人身险公司下发业务分类自查整改的通知,重点还是万能险。“134号文”等监管政策的出台和“保险姓保”等市场方向的引导进一步压缩万能险发展空间。保险公司同样意识到万能险带给企业的整体风险,华夏人寿就是其中一例。在经历了2015年之前万能险的迅速扩张,当年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已经超过1500亿元人民币。为了配合政策调整和降低经营风险,近年来华夏人寿在主动缩减万能险规模,2018年相关收入已经降至723.3亿元。然而类似的努力并不能掩盖它仍然拥有巨额万能险业务的事实,尽管2018年其万能险规模继续降低,但在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额排名中仍高居第三位,与原保费收入之比达到0.46,高于行业整体0.32的水平。更值得注意的是,虽然在银保监会官网上,本年一季度各人身保险企业的详细收入情况还未披露,但本报记者近日获取的一组数据显示:华夏人寿在本年一季度原保费收入842.44亿元,同比增长67%,持续扩张势头;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351.48亿元,这一数字在去年同期仅有140.67亿元,同比增长150%。一季度万能险的增长在其他保险企业也有体现,如复星保德信在今年一季度实现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实现了440%的增长达到15.87亿元,幸福人寿也毫不示弱地完成了同比超过400%的增长,达到4.14亿元人民币,而在同期,幸福人寿原保费收入同比降低2%。这样的现象在2018年就有所体现。2017年,安邦系和谐健康险万能险收入45.83亿元,同期原保费收入360.86亿元,两者比值仅有0.13,低于整体水平;而在2018年这一比值飙升至67.58。相似情况还有安邦人寿,该比值达到10.79,且万能险收入增至2113.83亿元,在中资人身保险企业中位居榜首。曾有保险业人士在采访中提到,安邦系的万能险规模迅速增长或是“无奈之举”,在业务结构调整期,对万能险的限制对其现金流影响巨大,增加其流动性风险。一位资深保险业人士向本报记者坦言,因为万能险属于理财投资型产品的一部分,所以客户的接受度会更高一点,因此很多公司在一季度开门红的时候就会拿投资型产品冲保费,保费规模也就相对较大。存流动性风险隐患鉴于诸多企业将万能险看作应对流动性问题的短期“特效药”,这样的做法可能存在的风险,上述资深保险业人士告诉本报记者,万能险一旦回报率没有达到预期,客户就会认为受到了不公平待遇,或者会认为当时遭遇了销售误导。另外,万能险还存在流动性风险,因为它不像长期险能够持续盈利,以及拥有持续的保费流入。对于华夏人寿一季度万能险规模扩张,业内人士表示,“由于万能险属于中短期产品,对公司的现金流影响非常大,如果保险企业业务结构单薄,万能险一旦达到一定规模,下一期就需要继续保持其相当的收益,不然就会给企业的流动性造成很大压力。”本年一季度,华夏人寿净现金流出52.2亿元,其所带来的相关风险值得进一步跟踪关注。今年年初,银保监会向人身保险公司下发了《关于人身保险产品近期典型问题的通报》,指出人身保险产品存在的三个方面的问题:自查整改不到位、产品开发设计和销售宣传“两张皮”、条款设计表述不利于消费者理解,其中华夏人寿因某医疗保险产品相关宣传文案中存在贬低国家医保政策的表述,影响恶劣而被批评。这也从侧面反映出华夏人寿的销售压力和市场拓展的迫切需求。曾有评论表示,该通报的发布“体现了银保监会对凹陷产品备案的关注已从合法性阶段转向和发行与合理性并中国的阶段,保险公司在开发投广场产品时,除了应守住合法合规性底线,还应充分考虑保险查案品是否符合消费者利益,是否符合保险公司稳健经营的要求等合理性因素”。更加严格的监管以及更加审慎的要求成为依赖规模扩张取胜的企业的新考验。“134号文”规定保险公司不得以附加险形式设计万能型保险产品或投资连结型保险产品,对产品形态造成了深刻影响,去年以来,“双主险”策略被众多险企采用,万能险正逐渐回归长期化。随着监管的收紧,近期对于万能险的年化利率报备会有怎样的变化,上述资深业内人士向本报记者表示,目前来说,整个市场相对还是比较保守,所以对万能险的利率也不会给的太高,包括过去寿险4.025%的利率也基本上都限制了。所以万能险这一块也不会允许太激进,维持一个平稳的状态。

图片 1

在监管部门接连出重拳整治寿险公司万能险之后,投资型财险也将被“平等对待”。

中邮人寿拟增资50亿元,成为今年以来拟增资额最多的险企

近日,《每日经济新闻(博客,微博)》记者从相关险企人士处获悉,保监会拟对投资型财险加强监管,强化风险管理。

开门红首月,保险公司再现一波增资潮。据《证券日报》记者梳理,今年1月份以来,共有6家保险公司发布64.84亿元增资计划,其中有6.81亿元增资计划已获得保监会通过,其余增资计划尚待保监会批准。

自2010年以来,先后有8家财险公司公司获批试点经营投资型财险。但安邦财险和天安财险保户储金及投资款分别为1947亿元和1266亿元,两家公司以6:4的比例瓜分财险投资业务。

具体来看,中邮人寿拟增资50亿元,成为今年以来拟增资额最多的险企。同时,太平再保险拟增资5亿元;信利保险拟增资1000万美元;汉诺威再保险上海分公司拟增资2.4亿元。另外,保监会在1月份分别批准了瑞泰人寿1.81亿元及华泰人寿5亿元的增资申请。

据了解,投资型财险与寿险中短存续期产品有诸多类似之处,一般与家财险以及意外险相组合出现,银保是主要销售渠道,存续期间一般为1~3年,最长可达10年。

从增资原因来看,一方面,部分险企由于业务结构调整带来增资需求,例如瑞泰人寿;另一方面,根据保监会此前的规定,由于险企的注册资本金与业务规模有直接关系,补充资本金可以推动业务发展、提升业务规模。

以经营投资性业务的财险公司和寿险公司实现的保户储金及投资款与所在行业实现的原保险保费收入对比发现,保险公司在财、寿险投资型业务上的保费收入体量不容小觑。虽然财、寿险公司的投资型业务不计入原保险保费收入,但都有利于险企迅速做大资产规模。不过,由于投资型业务消耗偿付能力,偏好此类业务的公司需要股东不断“补血”。

个别险企万能险占比高

随着利率不断下行,目前一年期定存利率已经下降至1.5%,按照相关规定,一年期的投资型财险的收益率最高也不超过2.5%。而万能险的保底收益在2.5%左右,根据保监会的最新规定,最高不得超过3%。实际结算利率一般在4%~5%,一些激进型公司更高可达6%~7%。相比而言,财险公司投资型业务融资成本更有优势。

从增资的寿险公司来看,个别险企万能险占比较高。

投资型业务利于做大资产规模

例如,瑞泰人寿去年前11个月的保费数据显示,其原保费、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投连险独立账户新增交费以及规模保费分别为33160.61万元、98424.9万元、1268.17万元以及132853.68万元,同比增速分别为-21.4%、-54.9%、-32.5%、-49.4%。值得关注的是,其以万能险为主的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占规模保费的比值达到74%。

2015年,6家财险公司保户储金及投资款总额约为3200亿元,同期,财险公司实现的原保险保费收入为8423.26亿元。保监会最新数据显示,2016年1~11月,寿险公司未计入保险合同核算的保户投资款和独立账户本年新增交费12114.53亿元,同比增长65.17%,而同期,寿险公司实现的原保险保费收入为20571.09亿元。

同时,瑞泰人寿偿付能力报告显示,其2017年第四季度基本情景下经营活动实际净现金流约为-8.58亿元,与上季度预测值-8.69亿元相比,净现金流出减少约0.11亿元。四季度实际净现金流出减少的主要原因有以下两点:第四季度各账户实际保费收入及其他业务收入现金流入合计比上季度预测增加约0.81亿元,各账户实际退保及费用现金流出合计比上季度预测增加约0.70亿元。

从经营主体而言,与绝大多数的寿险公司都经营万能险业务不同,财险公司经营投资型业务的主体非常少,若以规模衡量,该市场被两家公司瓜分。

瑞泰人寿表示,在压力情景未来三个月现金流预测中,公司整体净现金流出现资金缺口,主要是由于万能账户预期到期资产及利息收入现金流入不足以弥补万能账户退保现金流出及偿还卖出回购金融资产所产生的现金流出导致。为应对未来可能面对的资金缺口,资产管理部将配合公司需要,进行回购操作,或者择时出售流动性资产等方式,来满足公司的流动性需求。

安邦财险和天安财险保户储金及投资款分别为1947亿元和1266亿元,两家公司以6:4的比例瓜分财险投资业务,显示财险公司在投资性财险业务的高度集中。而寿险公司绝大多数均有万能险业务,其中,安邦人寿以2100亿元占18.8%的市场份额,规模排在行业第一。此外,国寿股份以1443亿元占12.9%,华夏人寿、平安人寿、前海人寿分别占11.8%、7.6%和6.9%。

再如去年年末完成增资的陆家嘴(600663,股吧)国泰人寿,其2017年前11月的原保费、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规模保费分别为137501.55万元、75792.9万元、213305.1万元,增速分别为82.8%、121.7%、94.9%。引人注意的是,其万能险不仅增速快,而且以万能险为主的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占规模保费的比值达到35.53%。

记者注意到,从单家财、寿险公司经营保户储金及投资款的规模上来看,投资型财险的吸金能力并不比万能险逊色。

保监会披露的数据显示,人身险公司方面,从2017年寿险业务结构看,普通寿险业务规模保费占比47.2%,较去年底上升11.1个百分点;万能险19.95%,下降16.9个百分点;分红险31.05%,上升7.3个百分点。不难看出,上述险企前11月万能险占比较高。

计算保户储金及投资款和原保险保费收入的比值可以直观看到,一些财、寿险公司对投资型业务的依赖度相当高,传统保险业务相对萎缩。财险公司中,安邦财险、天安财险两家的该比值分别为37:1和10:1;截至2016年1~11月,有21家寿险公司的该比值超过1:1,其中,安邦养老、中融人寿、昆仑健康、恒大人寿和中华人寿的该比值超过10:1。

中邮人寿增资额最大

虽然投资型业务不计入保费收入,但有利于险企迅速做大资产规模。天安财险年报显示,2013~2015年,其总资产分别为146.78亿元、452.42亿元和1692.19亿元,连续两年增长超过两倍。在2015年起步即发力万能险的安邦养老,到2015年末的年末总资产达到176.13亿元,较2014年末的33.76亿元增长超过四倍。

从各个险企的增资额来看,今年以来中邮人寿的增资额最大。

由于投资型业务消耗偿付能力,偏好此类业务的公司需要股东不断“补血”。2016年一季度,天安财险股东增加其注册资本至125.3亿元,二季度再度增资至177.6亿元。不过,2016年一、二季度末,天安财险均显示偿付能力不足,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分别为120.49%、127.43%。2016年三季度末,其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为112.77%,亟待股东进一步增资。

本报记者获悉,中邮人寿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于2018年1月15日在北京召开,审议《关于的议案》,会议通过了增资50亿股、增资金额50亿元的提案。增资种类为普通股,采取方式为非公开定向增资,增资金额全部以现金方式认购。

投资型财险融资成本更低

具体增资方案方面,中邮人寿的四位股东中国邮政集团公司、北京中邮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中国集邮总公司和邮政科学研究规划院将分别增资25.46亿元、10亿元、8.125亿元和6.415亿元。增资完成后,股东持股比例保持不变,上述股东具体持股比例分别为:50.92%、20%、16.25%和12.83%。目前该增资申请仍在计划中,尚需要保监会批准。

根据投资收益率是否预定,投资型财险产品可分为两类:一类是预定收益型和非预定收益型,预定收益型为主流。有市场人士认为,非预定收益型产品与寿险公司的投连险业务相似,目前市场上较为少见。

引人注意的是,若中邮人寿此次增资顺利获得保监会批准,其注册资本将达到150亿元,注册资本金进入寿险公司前十。

从满期收益率的设定而言,区别在于财险的投资型业务的预定收益型产品有上限规定、万能险则是规定了保底收益。

目前,注册资本金超过百亿寿险公司包括中国人寿、平安人寿、太平人寿、安邦人寿、阳光人寿等12企业。其中,平安人寿、安邦人寿、中国人寿、人保寿险和太平人寿等5家险企的注册资本金超过200亿元。其余7家注册资本金达到百亿元的险企分别是阳光人寿、华夏人寿、工银安盛人寿、渤海人寿、幸福人寿、天安人寿和中邮人寿。

保监会2012年发布的《关于进一步加强财产保险公司投资型保险业务管理的通知》规定,“预定型产品的收益率不得超过同期银行定期储蓄存款利率1个百分点,5年以上产品按5年期利率计算。”随着存款利率不断下降,目前一年期定存利率已经下降至1.5%,一年期的投资型财险的收益率最高也不超过2.5%。而万能险的保底收益在2.5%左右,根据保监会的最新规定,最高不得超过3%。实际结算利率一般在4%~5%,一些激进型公司更高可达6%~7%。相比而言,财险公司投资型业务融资成本更有优势。

从偿付能力来看,中邮人寿最新披露的风险综合评级显示,其去年二、三季度的风险综合评级结果均为A类。去年四季度末的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与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分别为165.95%、141.97%

财险公司的投资型产品销售与偿付能力挂钩,上述《通知》规定,“可使用规模与公司偿付能力充足率150%以上的溢额挂钩,其溢额应大于预定型产品应计本息余额的10%加上非预定型产品应计本息余额的2.5%之和。”根据最新政策对“中短存续期”产品的规定,要求“人身保险公司存在中短存续期产品季度规模保费收入占当季总规模保费收入比例高于50%的,一年内不予批准其新设分支机构。”

流动性风险方面,中邮人寿在偿付能力报告中表示,公司净现金流、综合流动比率、流动性覆盖率等流动性指标良好,按照《保险公司偿付能力监管规则第12号:流动性风险》相关规定要求,按季度监测各类流动性风险监管指标,有效防范流动性风险。

此外,保险公司对投资型财险产品、万能型保险都实施单独的账户管理,但在投资范围上并没有特别的规定。

保监会披露的2017年前11个月保费数据显示,中邮人寿原保费、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规模保费分别为4047163.96万元、813.45万元、4047977.41万元,同比增速分别为39.9%、172.1%、39.9%。虽然以万能险占绝大多数的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出现较快增长,但占规模的比值不足1%,由此可见其保费结构调整迅速。

以华泰保险官网列示的投资型财险产品投资范围为例,涵盖债券投资、基金市场投资、二级市场股票投资和银行定存。天安财险2015年年报显示,在可供出售的金融资产中,权益工具投资占比83%,其中,证券投资股票和证券投资基金又占到八成以上,显示其投资风格较为激进。而凭借万能险获得的大量资金,激进型寿险公司在2016年“举牌”二级市场的行为,引发了市场对“利差损”风险的担忧。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