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5

保险新闻

冀芳芳、李阳含:人人投与中国古典众筹的终结 |股泉论案

30 3月 , 2020  

T+- (原标题:人人投“股东”维权被法院驳回, 股权众筹如何防“坑”?)
股权众筹平台人人投疑似跑路之后,其“股东”维权面临一地鸡毛。人人投是国内首家实体店铺私募股权融资平台,于2014年2月15日上线,到2016年时拥有277万注册用户,成功众筹项目302个,成功众筹金额7.57亿元。然而,2016年9月,有报道称人人投西南区CEO高锋携款数亿元跑路。到2018年3月,有报道称人人投总部已欠薪半年,疑似关门跑路。近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人人投已被列入全国法院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多份司法裁定显示,人人投名下银行存款已被法院冻结,且名下已无房产、车辆。除了提供股权众筹项目信息撮合,人人投还开展过自身股权自融,以上市为预期向投资人出售原始股。目前,一些投资人的维权遇挫。人人投的自融诱惑邱伟(化名)就是人人投的一名众筹股东。2014年10月至2015年5月期间,人人投正在进行第三期融资,估值10亿。邱伟在起诉状中写道:人人投通过各种形式进行轰炸式洗脑式虚假宣传。人人投官网持续播放融资路演视频,其创始人陈万强在视频中把自己包装成一位踏实肯干要做一番事业的草根创业者,宣称人人投将于2017年2月上市,并宣称人人投“要最快时间超越阿里和腾讯公司,做股权众筹实体店铺领域第一名”,购买人人投原始股股权将会获得巨大收益。他介绍,人人投通过互联网向全国投资人融资共三期:其中一期融资1000万,宣称估值1亿;二期融资3000万,宣称估值3亿;三期融资1亿,宣称估值10亿。“以上估值均为虚构。另外,虚构风投机构投资的事实,每期融资投资人都会得到更大的回报,但实际发现风投机构并未实际进入。”邱伟称。但当时,人人投的饥饿营销法给邱伟一种错觉:“这是最后一次机会进入人人投原始股的投资机会”。他在巨大利益的诱惑下,登录人人投网站进行了会员注册和实名认证,按照人人投要求将资金转入易宝支付第三方支付平台用于购买人人投原始股权。但是,邱伟并未成为人人投公司的直接股东。他在起诉时称,人人投公司用各种借口拒绝与他签署书面股东协议,并以合同收回盖章为由,要求他在空白纸上签署关联公司注册文件,之后寄回人人投公司即可。邱伟投资后仅仅得到一张北京人人投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寄来的“股东证书”,此证书为人人投自己印发并未经过工商行政部门认定。到了2017年,邱伟发现股权投资款并未全部进入人人投公司账户,而是部分进入了北京飞度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账户。邱伟在起诉时称,飞度公司实际控制人为陈万强,但是飞度公司于2016年9月7日法人代表及全部股份已变更给陈万强之妻王秀萍,又据人人投高管透露,二人已于2016年离婚。最终,邱伟被安排成为北京人人洋投资管理股份有限公司的股东,但上述公司的注册资本为认缴,并未实际缴纳,其投资款不知去向。股权众筹纠纷的法律关系此案2017年12月宣判,邱伟以股东出资纠纷向法院起诉了人人投、飞度公司和易宝支付。他要求人人投退还股权投资款100余万元,并判令人人投配合其变更被注册进其他公司的工商股权变更登记,并承担相关各项费用。但法院经审理认为,股东出资纠纷系股东因在公司设立或增加注册资本时,未按照法律、公司章程的规定以及认股协议的约定向公司交付财产或履行其他给付义务即取得股权,而被追究责任的案件。邱伟起诉的事实、理由均非股东出资纠纷案件所适用的法律关系。且其起诉多名被告、分别提起的多项诉讼请求并非基于同一个事实和法律关系,并可能涉及多种案由,故裁定驳回原告邱伟的起诉。邱某上诉后,近日二审法院对原裁定予以维持。此案二审法院法官介绍,本案原告邱伟,以股东出资纠纷起诉被告人人投等公司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但据已查明的事实可知,邱伟通过人人投的宣传及指示,将一百余万元打到易宝支付第三方平台,其后又被登记为人人洋公司股东,本案涉及到多层法律关系和事实,并非一个股东出资纠纷法律关系即可囊括。因此,法院裁定驳回了邱某的起诉。法官提醒,股权众筹的投资行为往往是通过互联网进行的,作为投资一方,面临着融资方、平台方信息披露不全面、不及时,在海量宣传攻势之下容易出现非理性投资的情形。非理性投资表现为:还未签订书面投资合同即打款、对项目未进行考察而盲目跟投、对虚高的股份价格缺乏判断。投资人在整个交易过程中,应当注意保全相关证据、明确投资项目,以免出现上述案例中“所投非所想”的情形。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中心特约研究员赵占领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我国目前还未出台有关股权众筹的直接监管措施和具体规定。但是,证监会正在制定完善《股权众筹试点管理办法》,准备先行开展股权众筹的试点。“当前公司法规定,非上市公司的股东人数不能超过200人。根据我国证券法规定,向不特定对象发行证券的、向特定对象发行证券累计超过200人的,都算是公开发行证券,而公开发行证券则必须通过证监会或国务院授权的部门核准,需要在交易所,遵循一系列规则去交易。”他说。赵占领提醒投资者要防止投资过程中的合同欺诈行为。一方面,如果投资过程中存在欺诈行为,投资人可以通过民事途径,按照合同法的相关要求予以撤销合约并要求融资方退还资金;另一方面,如果融资方在融资过程中存在虚假宣传,有可能会构成合同诈骗罪,投资者在掌握相应证据的情况下,可向公安机关报案,由公安机关依法处理。

看似平常的合同纠纷,却因“股权众筹第一案”的称号而备受关注。昨日,北京市海淀法院开庭审理了北京飞度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起诉北京诺米多餐饮管理有限公司。
–>凡市场星报、安徽财经网、掌中安徽记者署名文字、图片,版权均属于市场星报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者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帖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授权的媒体、网站,在转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市场星报、安徽财经网或者掌中安徽”,违者本单位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人人投与中国古典众筹的终结

当我走到生命的中途,我遗忘了来时的道路。

                                                                       
                       ——《神曲》但丁

我有一个玩众筹的哥们,他要在云南洱海开一家青年旅舍,每个过往的人可以凭一个故事住一晚。

后来,我带去了一本《一千零一夜》。

                                                                       
                      ——前言

众筹,就是产生在我们这个伟大的信息时代,通过日益发展的社交工具而兴起的一种融资方式。当然有人不屑:“不就是骗钱么。”我只能说这个平台还是有很多靠谱的项目。当然又会有人说:“不就是乞讨么。”是的,广义的金融都是广义的乞讨。

图片 1

一个新事物的产生必定会伴随着众人的怀疑与不理解,法律有的时候应当扮演一个引导者的角色。它判定新事物是否对社会有益,然后在立法或者司法中表现出这种价值观。

被称为“股权众筹第一案”的北京飞度网络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与北京诺米多餐饮管理有限公司居间合同纠纷一案判决,运营“人人投”的股权众筹平台飞度公司胜诉,而本案也被选入了《人民法院报》评选出的2015年人民法院十大民事行政案件。

图片 2

诺米多公司想通过飞度公司旗下的众筹平台“人人投”融资88万元,以开办快餐厅(合伙企业形式)。但是,当成功融得88万元后,飞度公司认为诺米多公司信息披露不实。诺米多公司提供的房屋系三层楼房而并非合同中规定的平房,并且,存在着二、三层违法搭建的可能。据此,飞度公司要求解除合同,并请求法院判令诺米多公司承担违约责任。

该案最大的意义就是股权众筹这一新的互联网融资形式的合法性问题,在这片野蛮生长的广袤大地上,国家并没有伸出手也没有投入太多的关注,只是在某些人搞的太大的时候突然出来搞一下子,颇有“大社会小政府”的风范。这个案子原则上肯定了股权众筹的合法性(至少不违法)。

该案有以下三点值得关注:

诺米多公司和飞度公司之间主要的法律关系为股权融资方与在线众筹平台之间的居间合同关系。

图片 3

委托融资只是双方当事人整体交易的一部分,相对于项目展示、筹集资金等服务,飞度公司还提供信息审核、风险防控以至交易结构设计、交易过程监督等服务,其核心在于促成交易。

但需要说明的是,界定为居间合同关系是基于对该案争议的相对概括,但众筹融资作为一种新型金融业态,其平台提供的服务以及功能仍在不断创新、变化和调整当中,其具体法律关系也会随个案具体案情而发生变化。

诺米多公司和飞度公司之间《委托融资服务协议》有效。

图片 4

本案中的投资人均是经过“人人投”众筹平台实名认证的会员,且人数未超过200人上限,符合中国人民银行等十部委近期出台的《关于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指导意见》)等规范性文件精神;从鼓励创新的角度,该案所涉众筹融资交易不属于“公开发行证券”。

我国尚未出台针对众筹融资的相关法规、规章,十部委意见、中国证券业协会发布的《场外证券业务备案管理办法》等均未禁止该案所涉及的众筹交易行为,也未给予否定性评价。

飞度网络拥有营业执照,也有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等手续,在该种情况下开展业务,目前没有法律法规上的障碍。

在众筹中,如果投资项目虚假,非常容易导致项目失败,因此应当赋予给项目审查条款更加重要的地位,在本案中,人人投依据合同进行审查,发现房屋瑕疵,从而解除合同,法院认同了这一点,可以看作是法律有意识地引导审查义务的强化。

如上所述,这个案件至少确立了中国股权众筹的两个法律问题:第一,没有违反法律法规,股权融资方与在线众筹平台之间是一种居间合同法律关系;第二,众筹平台应当有审查投资项目信息真实性的义务,并在项目方披露信息不真实时,有权解除合同。

图片 5

嗯,懂了这些我又可以去洱海的青旅和文艺青年装逼了,耶。


《股泉周刊》,一个集懂行和轻松于一身的商业法律媒体,讲析激烈的股权纠纷,有料、有趣、有水准。

《股泉周刊》由邓永泉律师团队编辑和维护。邓永泉律师是大成Dentons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北京国际仲裁中心/北京仲裁委员会仲裁员、中欧国际仲裁中心仲裁员。

如您希望咨询可能发生的股权纠纷,或者您有案例故事、文章素材投稿,请您通过电子邮件与我们联系,我们的邮箱为contact@guquanzhoukan.com。

看似平常的合同纠纷,却因“股权众筹第一案”的称号而备受关注。昨日,北京市海淀法院开庭审理了北京飞度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起诉北京诺米多餐饮管理有限公司。虽然当庭并未宣判,但此次事件也暴露出股权众筹法规尚未完善,细则有待厘清的问题。

根据公开信息,今年1月,诺米多与运营“人人投”股权众筹平台的飞度公司签订协议,委托对方在网络上融资88万元,用于设立有限合伙企业开办“排骨诺米多健康快时尚餐厅”。

之后,诺米多公司向飞度公司支付了17.6万元,并完成了项目选址、房屋租赁等,计划如期开业。飞度公司则通过“人人投”平台融资,最终86位投资者认购了总额为70.4万元的股权融资。但在装修期间,飞度公司提出诺米多公司承租房屋存在违建等问题,并拒绝付款。人人投和多米诺餐饮彼此均认为对方违约,应支付相应违约金。

海淀法院提供的信息显示,原告飞度公司方面要求被告诺米多餐饮支付原告委托融资费、违约金、经济损失三项合计107712.5元。诺米多餐饮则提出反诉,认为原告恶意违约,要求原告返还17.6万元并支付相应利息,赔偿诺米多餐饮损失5万元,并承担本案诉讼费。针对庭审一事,北京商报记者致电人人投市场部人士,但对方并未回应。

根据法律规定,有限合伙企业合伙人人数不能超过50人,但本案中的实际融资人数为87人,算上诺米多餐饮的自身投资,此项目合伙人数达到88人。多米诺餐饮以此认为飞度公司存在违规行为。对此,飞度公司方面表示,股权众筹是新生事物和新生业态,很多模式和流程都是摸着石头过河,即使投资人数超过50人,也可以设计不同的方案予以解决。

另外,第三方托管问题也存在争议。据了解,诺米多餐饮与人人投达成协议后,在第三方支付易宝开立了托管账户,而诺米多餐饮方面认为,这个账户可以随时被人人投冻结和划转甚至是销户,实质仍在人人投手中,对投资人的资金将形成重大风险。

股权众筹的法律评价也存在分歧。目前,股权众筹平台具有多种角色,既可以居间经纪,也可以受托融资,甚至可以自筹。诺米多餐饮认为其与飞度公司签署的合同属于居间合同。但飞度公司则认为,自身还承担着信息审核和披露义务,替投资人把控风险超出了居间的功能。因此拒绝付款并不属于违约行为。在分析人士看来,在缺乏相关监管规定或法律界定的情形下,股权众筹平台的评价认定存在难点,继而影响到责任判定。

中山大学法学院教授王红一曾撰文表示,股权众筹自2011年进入我国以来,因其所具有的融资门槛低和网络聚合等优势,迅即进入爆发式发展。由于国内现行法律法规尚未对股权众筹平台做出规范,股权众筹处于监管空白状态,潜在风险重重。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