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险新闻

陆金所宣布退出P2P!3700亿网贷巨头突然转型 或为上市铺路?

3 4月 , 2020  

T+-
当陆金所都开始放弃P2P增量市场,寻求转型消费金融业务的时候,是否也意味着中国曾经热闹非凡的P2P产业也走到了落幕的边缘。
(原标题:陆金所放弃P2P增量业务转型消费金融 一个疯狂时代的落幕)
华夏时报 记者 胡金华
上海报道当陆金所都开始放弃P2P增量市场,寻求转型消费金融业务的时候,是否也意味着中国曾经热闹非凡的P2P产业也走到了落幕的边缘。7月18日,外媒路透社报道称,有三位消息人士对其透露中国最大的在线财富平台陆金所计划退出其核心业务P2P,主要是由于监管方面的障碍。并且监管层有意打击企业以遏制更广泛的金融风险,不过并不确信陆金所何时关闭P2P业务,不过陆金所已经开始申请消费金融许可,这使得陆金所的上市之路变得顺畅。《华夏时报》记者了解到,对于这份语焉不详的消息人士对陆金所退出P2P业务的报道,就在同日晚间,陆金所对外回应称,陆金服P2P业务正积极响应和配合监管“三降”要求,(降机构数量、降行业规模、降涉及人数),现有产品与客户权益不受影响。“陆金所并没有回应是否彻底退出P2P,也没有明确是否进军消费金融。不过在行业内,新业务不被允许开展是确认的,整个P2P行业都开始走下坡路。至于互金机构的出路在何方,各家只有自己摸索了。”7月19日,江苏一家互金平台苏州地区负责人刘军(化名)对本报表示。这一次是真的陆金所退出P2P的传闻,这不是第一次。本报记者也了解到,就在两年的2017年2月,也是外媒报道称陆金所退出P2P,当时陆金所方面对外说线上贷款依然是其一块重要业务,但陆金所近年来已向更大的在线理财平台转型。而这一次,应该是真的了。“不做新业务就是在退出。事实上不仅仅是陆金所一家,整个P2P行业都不允许做新业务,在我们眼里有些还不错的标的资产统统砍掉。为符合监管要求没有办法。”刘军告诉记者。在刘军看来,因为陆金所的体量太大了,所以市场上一有风声外界就关注很多,而在行业内,被限制业务压缩规模早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甚至好多平台从今年开始就在不停的为了应付监管检查而忙不迭地,团队也没有时间精力去做新业务。这对P2P行业算是一个信号,或许意味着从散户投资者收集资金并将资金贷给小企业和个人的模式将终结。记者了解到,就在7月初,国家互金整治领导小组和网贷整治领导小组联合召开了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座谈会。在这次会议上,也会议明确了网贷专项整治时间表:三季度整治工作将继续严格落实降机构数量、降行业规模、降涉及人数的“三降”要求。利用合规检查、多方监测系统分析核验等手段对机构进行穿透式核查,加大良性退出力度;四季度将逐一对在线运营机构进行分类管理,多措并举化解风险。专项整治工作按照“成熟一家、纳入一家”的原则,将整改基本合格机构纳入监管试点。“根本没提备案、试点等字眼,所以行业都做了最坏的准备。对于陆金所这样有强大股东背景和业务规模的机构,申请消费金融牌照是首选;网贷规模大、自有资金充裕、手头有现成的小贷牌照的,可能就走小贷这条路;还有一些会向助贷方向发展,即互金公司把自己的优质资产提供给金融机构,金融机构放款,互金公司收渠道费。”7月19日,上海一家互金公司负责人透露。陆金所进军消费金融自2011年9月在上海注册成立,注册资本金为8.37亿元的陆金所,全称上海陆家嘴国际金融资产交易市场股份有限公司。也是国内最大的综合金融集团中国平安旗下成员,陆金所自身的定位是“互联网财富管理平台”。虽然在18日的对外声明中,陆金所表示存量业务不受影响,为符合行业三降政策不做新业务。但是P2P业务是陆金所曾经的核心业务,岂是说砍就砍,说停就停的。在业内人士看来,也只能慢慢消化存量,实现逐步转型。事实上,陆金所的转型不是第一次,所以当外媒透露陆金所开始申请消费金融牌照,业界也并不意外,而且进军消费金融领域还可能使陆金所的上市道路变得顺畅。而对于陆金所的上市,已经喊了五年了。7月19日,记者梳理资料发现,截至目前,陆金所共完成三轮融资。A轮融资为2015年3月,融资额4.85亿美元,投后估值100亿美元,投资方包括BlackPine
Private Equity
Partners、中金公司、鼎晖投资等;B轮融资为2016年1月,融资额12.16亿美元,投后估值185亿美元,投资方包括腾讯产业共赢基金、中银集团投资有限公司、国泰君安证券(香港)有限公司、民生商银国际控股有限公司等。另在平安集团2018年年报中也显示,陆金所控股了完成C轮融资,引入了多家国际知名投资机构,投后估值达394亿美元。截至2018年12月末,陆金所平台注册用户数达4035万,较年初增长19.3%,其中活跃投资用户1117万人(活跃投资用户指过去12个月有过投资或账户余额大于零的用户)。根据中国平安一季报披露,2019年第一季度陆金所控股收入与利润持续稳健增长。截至2019年3月末,在财富管理领域,资产管理规模较年初增长2.0%至3767.07亿元;在个人借款领域,信贷质量保持稳定,管理贷款余额较年初稳健增长7.5%至4031.21亿元。值得关注的是,相比于前几年外界对于陆金所上市的关注,今年以来无论是陆金所还是平安集团,都并没有提及其上市时间表。“从2013年开始,国内P2P平台如野草一般的生长,到去年行业曝雷事件频频发生,再到今年监管层对于行业的清理整顿,这像是一个轮回。但是可以看到的是,疯狂的时代已经成为过去,而未来行业走向何方,仍然并不清晰。”刘军受访时坦言。

摘要
尽管陆金所并未正面回应,但业内人士分析,陆金所向消费金融转型谋求“持牌经营”的可能性很大,这一方面是监管鼓励具备条件的网贷机构改制的方向,同时对陆金所的上市道路也意义重大。

最近的网贷平台有些“动荡”,且集中在“头部”平台。

第一财经记者昨日独家报道“陆金所计划停止网贷业务,将进行转型”之后,陆金所的转型方向成为了市场关注的焦点。

日前,素有P2P“龙头老大”之称的陆金所计划被传退出P2P网贷业务,陆金所方面相关负责人回复“金融1号院”时表示,陆金服P2P业务正积极响应和配合监管“三降”要求,现有产品与客户权益不受影响。

之后,有消息称陆金所正在申请消费金融牌照,第一财经记者向陆金所求证,其回应称“没有更多消息”。

澳门新莆京正在官网,而此前,美股上市互金公司信而富宣布,正在停止网贷相关业务,积极转型助贷业务。除此之外另一家“元老级”网贷平台红岭创投选择了彻底退出清盘。

尽管陆金所并未正面回应,但业内人士分析,陆金所向消费金融转型谋求“持牌经营”的可能性很大,这一方面是监管鼓励具备条件的网贷机构改制的方向,同时对陆金所的上市道路也意义重大。

“之前出清的中小平台居多,而今年以来比较明显现状是‘头部’网贷平台,无论是因为逾期问题被迫清盘,或者主动业务转型、退出都给网贷行业传递了‘消极’信号。”西南财经大学普惠金融与智能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陈文对“金融1号院”表示。

停止P2P业务为配合“三降”

事实上,记者发现,在退出和“削减”网贷业务同时,多家互金公司表示将大力发展助贷业务,也有部分平台,将目光转向了国外,东南亚则成了新的掘金场。

在陆金所针对停止网贷业务的回应中称:旗下P2P业务正积极响应和配合监管“三降”要求,现有产品与客户权益不受影响。

“头部”平台频传退出或“削减”网贷业务信号

其中的监管“三降”要求即指降机构数量、降行业规模、降涉及人数。

7月18日,有媒体报道称,在线财富管理平台网贷行业“龙头老大”陆金所计划退出网贷业务,而早前网贷业务曾是陆金所的核心业务。

近日,互金整治领导小组和网贷整治领导小组联合召开了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座谈会。会议传递出的信息显示,为进一步压降存量风险,2019年第三季度整治工作将继续严格落实降机构数量、降行业规模、降涉及人数的“三降”要求,利用合规检查、多方监测系统分析核验等手段对机构进行穿透式核查,加大良性退出力度。

随后,陆金所对此作出回应称,正积极响应和配合监管“三降”要求。

对于少数在资本金和专业管理能力等方面具备条件的机构,允许并鼓励其申请改制为网络小额贷款公司、消费金融公司等。对于拟转型或清盘的机构,督导企业尽快制定兑付方案并抓紧付诸实施。

资料显示,陆金所全称为上海陆家嘴国际金融资产交易市场股份有限公司,2011年09月29日成立,2012年3月正式上线运营,是中国平安集团倾力打造的网络投融资平台,陆金服即为陆金所旗下网贷平台。所谓监管“三降”要求,指的是国家有关部门关于P2P压降存量业务规模、出借人数量、借款人数量的“三降”要求。

陆金所以P2P网贷业务起家,而2016年底陆金所将所有网贷业务移交旗下子公司陆金服,后者注册资金为1亿元。

7月22日下午16时,记者登录陆金所网站发现其网贷业务,已经没有新产品更新。

第一财经记者7月19日早间在陆金服网站上看到,该网站在项目介绍中有四项产品,但只发布了“慧盈-安e+”一个项目的具体信息,且状态为“已售完”。而在陆金所APP的“网贷”板块中,也仅发布了两个项目,且都已是售罄状态。

其官网公布的数据,截至今年6月30日,陆金服累计出借人数量为92万人,累计借款人数量为267万人。

根据陆金服发布的2019年6月数据显示,其累计借贷金额为3479亿元,累计借贷笔数946万笔,金额逾期率为2.15%,项目逾期率为3.6%。而2018年末,累计借贷金额和笔数分别为2900亿元及619万笔,金额逾期率及项目逾期率分别为1.65%及2.53%。2018年年报业绩发布会上,中国平安首次披露了陆金服个人借款30天以上逾期率的数据,为2.3%,这个水平仅约为其它P2P平台的三分之一。

早前,7月4日,有消息称,网信集团旗下P2P网贷平台网信普惠决定良性退出。随后,网信集团官方微信公众号发布文字消息对此事做出回应。网信集团在公告中表示,平台出现了小规模的逾期,正在积极同产品管理方及相关融资企业进行沟通,积极进行催收回款。针对部分业务制定了延期提款、平稳压缩规模等策略。

另外,从陆金服的2018年财务报表来看,其手续费及佣金收入为30.15亿元,较2017年度的38.18亿元同比下降约两成,但其净利润则从2017年的642.6万元上涨71.4%至1101.6万元。

而在6月份,在美股上市互金公司信而富则宣布,由于监管变动和P2P市场的不确定性,正在停止相关业务,向新的助贷业务模式转型。

尽管P2P业务数据仍在上升,但随着近几年的布局,陆金所目前的格局已是“三所一惠”(即陆金所、重金所、前交所、平安普惠),P2P业务在陆金所整体规模中占比不到10%。上述业内人士分析称,随着监管的收紧,陆金所一直在“去P2P化”,停止P2P业务对陆金所本身规模并不会有太大影响。而在这个节点上计划停止P2P业务,陆金所可能不再等待备案。那既然消费金融公司是监管鼓励的方向,平安集团下又有丰富场景资源,似乎转型消费金融公司将成为陆金所转型顺理成章的选择。

除此之外,还有一家“头部”网贷平台红岭创投选择了清盘退出,如今已经完成了第十三次兑付。

事实上,在严监管下,近几年已有多家P2P业务平台转型消费金融,消费金融已成为新的风口。但也有许多市场观点认为,P2P要成功转型消费金融并非易事,其资金端来源特性、风控模式、业务特征、获客成本等都将成为挑战。

“头部平台具有深厚的股东背景或资金实力或品牌实力,使得头部平台更容易得到投资者的信任,当这些平台都出现了‘削弱’或是‘退出’网贷业务信号时,不仅仅是对于投资者对于P2P投资的信心的打击,更是对整个行发出的信号。”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黄大智对“金融1号院”表示。

不过,科技应用、风控皆为P2P行业翘楚的陆金所如果能够顺利转型为消费金融,在行业中无疑将起到样本式的作用。

如今,网贷行业加速清退信号明显,就全国各地截至目前的清退动态而言,据网贷之家不完全统计,全国至少已有400余家网贷平台被清退。其中,深圳、云南、上海、辽宁、四川、山东、湖南在内的7省市对外公示了网贷机构清退名单,涉及网贷机构数量多达405家。

一名网贷机构高管分析称,未来网贷行业内可能形成的格局是,几家股东资质很好、自身发展也不错的机构将转为消费金融“持牌”经营,而一些发展平稳、风控不错的或采用网贷备案的形式,其它的则慢慢良性退出。

整个行业来看,网贷之家数据显示,2019年6月网贷行业的成交量为893.81亿元,环比减少36.22亿元,同比下降50.86%,正常运营平台数量下降至864家。

或为上市铺路

黄大智对“金融
1号院”强调,“2018年以来,整个行业的成交量从2000多亿元收缩到不足1000亿元,待偿余额从1万多亿收缩到不足7000亿元,成交量与待偿余额的双降反应了整个行业发展的持续降低的趋势。但是与此同时,头部平台待偿余额占比却近整个行业的50%,侧面反应了行业集中度的提升,随着互金整治工作的深入,中小玩家不断退出,行业的集中度也将会进一步上升。”

作为平安集团孵化的金融科技“独家兽”之一,且是最早被传出筹备上市的一家,陆金所何时上市也成为了市场关注多时的焦点。

从行业角度来看,网贷头部平台退出,既有利好也有利空。网贷之家研究员刘美茹对“金融1号院”强调,“利好的是平台均在寻求最有效的退出方式,尽量降低出借人的损失,也为其他平台起到一定的榜样作用;利空的是因头部平台释放的‘削弱’或是‘退出’网贷业务信号,易引起出借人的恐慌,使得出借人对行业信心受挫,可能会导致行业人气有一定下滑。”

而据业内人士分析,此次陆金所计划停止P2P业务并进行转型,很大程度上也是为上市进一步扫清障碍。

在网贷行业持续出清,整体规模收缩的背景下,在网贷平台宣布退出或“削减”网贷业务的同时,“金融1号院”发现与金融机构的合作的助贷业务正在成为网贷行业发展方向。

从2015年底陆金所董事长计葵生首次确认陆金所准备上市的消息以来,几年过去,宜人贷、拍拍贷、信而富等网贷平台都实现了海外上市,然而行业老大陆金所的上市之路却仍在进行中。

助贷业务成为主流发展方向

如今陆金所已完成了C轮融资。据了解,此轮领投金额为13.3亿美元,主要投资者包括卡塔尔主权基金卡塔尔投资局(QIA)、香港全明星投资基金、春华资本以及日本金融公司SBI控股公司等,C轮融资后估值为394亿美元。此轮融资后,陆金所何时上市再次成为聚焦。

“出海”成为新掘金场

行业内普遍分析称,陆金所的P2P备案将成为决定陆金所上市进程的重要因素之一。而若陆金所选择转型消费金融并成功取得牌照,那将扫清陆金所上市进程中关于“持牌”的重要障碍。

进入2019年以来,网贷业务的“断舍离”迫使多家“头部”网贷平台积极发展助贷业务。

6月份,在美股上市互金公司信而富宣布,由于监管变动和P2P市场的不确定性,正在停止相关业务,向新的助贷业务模式转型。6月20日,点融网宣布获得新轮融资并将大力发展助贷业务。点融网创始人郭宇航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未来作为业务结构调整,助贷业务和为传统金融机构赋能将作为重点方向。”此外,郭宇航坦言,下半年会将助贷作为平台发展重点。

除此之外,“金融1号院”在已经发布的美股互金上市公司财报中,乐信、拍拍贷、小赢科技、360金融、趣店等5家公布了2019年第一季度业绩中记者可以看到,助贷业务正在成为“香饽饽”。

“扩大与金融机构的合作已经成为行业趋势,未来,有可能有个别P2P平台转型为助贷平台。”零壹财经分析认为。

零壹研究院院长于百程对“金融1号院”表示,“在P2P端,由于监管的要求,平台需要控制规模,从而影响这部分业务利润的增长;在助贷端,平台可以将符合条件的借款人推荐给银行、消费金融公司以及信托等持牌机构,从而获取增量助贷业务利润。多家公司都把此类业务作为发力点。”

然而,能真正开展好助贷业务的网贷平台也并非易事。

于百程“金融1号院”坦言,“从业务链条看,不管是P2P业务,还是助贷业务,二者共通的是资产端的能力,助贷业务面向的是持牌金融机构,持牌机构对于助贷机构资产端的能力、合规性,以及声誉风险等要求更高,所以真正能开展助贷业务的网贷平台,并不算多。”

苏宁金融研究院院长助理薛洪言认为,“P2P是资产和资金两端发力,助贷只需资产端单侧发力。所以,P2P转型发展助贷,要想走得顺,必须在资产端具备核心竞争力。”

同时零壹财经分析认为,与金融机构的合作中可能存在多种障碍,一是产品和服务无法标准化。金融机构对产品设计、合作模式等方面的要求不同;二是金融机构决策机制复杂冗长,数字化转型节奏较慢,影响业务进展,需要较长的合作磨合期;三是金融科技企业提供的产品与服务对接金融机构原有业务系统存在障碍;四是金融机构习惯于传统运营方式和个人抵押类业务,对科技驱动的业务模式了解不足,业务拓展过程中需要进行客户教育与引导。

除此之外,也有部分网贷平台,将目光转向了国外,东南亚则成了出海首选之地。

黄大智表示,对于大多数的网贷平台而言,在国内的发展空间已经十分有限。部分转型艰难、备案无望的平台,也可以将目光转向了国外,目前国内“出海”首选之地是东南亚。

据网贷之家不完全统计,当前与网贷有关联且准备或已经布局东南亚业务的有陆金所、掌众集团、品钛、宜信、洋钱罐、凤凰金融、点融、凡普金科等。

刘美茹表示,目前网贷“出海”业务基本是围绕信贷开展业务。在国内市场竞争激烈的情况下,需求同样旺盛但金融服务相对落后的东南亚市场确实有较大的发展空间,但这同时也需要大量的金融科技人才投入,还需要熟悉了解当地的法律、政策,此外相关的征信数据采集也是难点。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