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理财新闻

ST安通的自辩未获上交所认可:相关投资者可索赔

17 4月 , 2020  

T+-
由于此前的多项违规行为,ST安通(600179)终于遭到了上交所的纪律处分。公司和相关当事人对于上交所的处分做出了辩解,但并未获得上交所的认可。
其他索赔案例:ST辅仁违规将引发投资者索赔:上交所问询未被回复ST天成遭投资者索赔近5千万:曾称虚假陈述不重大天神娱乐三季度业绩或继续恶化
投资者或能索赔风华高科财务造假被罚15位投资者拟提诉讼索赔暴风集团称冯鑫仍遥控指挥
立案调查带来索赔可能*ST瑞德被罚拉开投资者索赔序幕ST圣莱虚假陈述案迎重大变化
投资者索赔重见曙光违规占用24.76亿元今年5月18日,ST安通曾发布公告称,公司通过自查发现公司存在未履行审议程序的对外担保事项,且导致公司存在银行账户被冻结等情况。ST安通捂着的盖子由此被揭开。7个月之后,上交所对公司下达的纪律处分对真实情况进行了更为详细的披露,违规的情形远不止于违规担保。违规共有五项:一、实际控制人及其关联方违规占用公司巨额资金。公司实际控制人暨时任董事长郭东泽未经公司内部相关审核程序,直接要求财务相关人员将公司下属的泉州安通物流有限公司、泉州安盛船务有限公司等子公司资金通过其控制的广西易通物流有限公司等17家公司,以借款形式借出并实际使用。报告期内,郭东泽及其关联方违规占用公司资金累计达24.76亿元。二、公司为实际控制人及其关联方违规提供巨额担保。2017年3月1日起至2019年4月23日期间,公司及子公司为郭东泽与郭东圣及其控制的泉州安华物流有限公司等9家公司的22笔借款提供担保,累计金额达20.73亿元。三、公司内部控制存在重大缺陷,年审会计师对公司2018年内部控制审计报告出具否定意见。四、实际控制人未履行公开承诺。2019年5月18日,实际控制人郭东泽曾承诺将在一个月内解决违规担保,然而并没有。五、公司筹划控制权变更事项不审慎、前后信息披露不一致。基于上述违规行为,在2019年5月17日晚间持有ST安通的投资者可索赔。辩解未获接受对于上交所的处分,上市公司方面曾进行辩解。公司申辩称:一是大额资金占用、违规担保事项系郭东泽利用董事长地位越权所行的个人违规行为,公司并不知情;二是公司在发现违规行为后全面自查并披露情况,主动报告并积极配合调查,并采取补救措施;三是实际控制人已偿还全部占用资金,公司已督促实际控制人解决违规担保情况,设法消除对公司的影响。但上交所并未接受这一申辩。上交所认为,公司提出的异议理由不能成立:一是公司作为资金的流出方和违规担保方,未按规定建立并执行完备的资金使用规范和担保审议等内部控制制度,才导致相关违规的发生,不知情不能成为减免处分的合理理由。二是在违规行为发生后积极自查并采取补救措施系公司应尽的义务和职责,资金违规占用时已经对上市公司利益造成损害且目前相关违规担保仍未完全解除,公司相关补救措施未能减轻不良影响,公司股票目前仍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不能作为免责的理由。截至目前,证监会尚未对ST安通展开立案调查。但从上交所纪律处分中披露的信息来看,证监会的处罚或许只是时间问题。ST安通:收到5339万元政府补助ST安通(600179)12月20日晚公告,自9月6日至公告日,全资子公司泉州安通物流有限公司、全资孙公司东南冷链仓储有限公司以及安通华北物流有限公司累计收到政府补助共计5339万元,全部为与收益相关的政府补助。

原标题:快看 |
违规占用资金25亿,ST安通及其实控人被上交所公开谴责,三名独董被通报批评
来源:界面新闻记者 |
李章洪又一家上市公司实控人因违规占用资金被交易所处罚。12月20日,上海证券交易所就ST安通(600179.SH)及其相关责任人违规事项,披露纪律处分的决定。ST安通及其实际控制人郭东泽、郭东圣,时任财务总监李良海,被予以公开谴责。郭东泽曾任ST安通董事长,郭东圣曾任ST安通董事长兼总经理。上述两人同时被公开认定10
年内不适合担任上市公司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此外,ST安通时任董事会秘书兼副总经理颜联源,时任董事兼副总经理王经文,时任董事崔建霖、郭文圣,时任独立董事包季鸣、储雪俭、赵雪媛亦被予以通报批评处分。据上交所纪律处分决定,ST安通及其有关责任人主要涉及五个方面的违规事项。一是实际控制人及其关联方违规占用公司巨额资金。经查,ST安通披露的
2018
年年度报告等相关公告显示,郭东泽未经公司内部相关审核程序,直接要求财务相关人员将公司下属的子公司资金,通过其控制17
家公司,以借款形式借出并实际使用,形成对公司的非经营性资金占用。报告期内,郭东泽及其关联方违规占用公司资金累计达
24.76 亿元,占公司 2017 年度经审计净资产的 82.56%,直至 2019 年 4 月 30
日才归还全部本息。上交所表示,ST安通实际控制人及其关联方在无交易实质的情况下,违规占用公司资金,金额巨大,性质恶劣,严重侵害上市公司利益。二是ST安通为实际控制人及其关联方违规提供巨额担保。据查,2017
年 3 月 1 日起至 2019 年 4 月 23
日期间,ST安通及子公司为郭东泽与郭东圣及其控制的9 家公司的 22
笔借款提供担保,累计金额达 20.73
亿元。目前,已有多笔担保债务到期,借款人逾期未能归还,ST安通作为共同被告被提起诉讼并要求承担担保责任。三是ST安通内部控制存在重大缺陷,年审会计师对公司
2018年内部控制审计报告出具否定意见。四是实际控制人未履行公开承诺。2019
年 5 月 18 日,ST安通披露,实际控制人郭东泽承诺将在未来 1
个月内解除因其违规行为而导致公司涉及金额合计 20.73
亿元的违规担保事项及因该事项带来的相关诉讼、资产冻结等情形,以消除对公司的不良影响。一个月后,ST安通披露,郭东泽未在承诺期限内解决违规担保问题。五是ST安通筹划控制权变更事项不审慎、前后信息披露不一致。2019
年 7 月 26
日申请早间紧急停牌后,ST安通公告称,实控人郭东泽签署委托协议,将所持的占公司总股本29.99%股份的表决权委托给相关方行使,公司实际控制人变更为张晓琳。7
月 29
日再度申请晨间紧急停牌后,ST安通公告称,公司控制权未发生变更,郭东泽仍为公司实际控制人。数据显示,ST安通股价在停牌前的
7月24-25 日连续两日涨停,7 月 30 日复牌当日再度涨停,7月31
日出现跌停。上交所表示,ST安通筹划控制权变更事项不审慎,相关信息披露前后不一致,导致短期内公司股票反复停复牌,引起股票价格大幅波动。12月20日收盘,ST安通报每股5.22元,涨1.36%,对应总市值77.62亿元。

图片 1

12月20日,ST安通发布公告称收到上交所关于对安通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暨时任董事长郭东泽、郭东圣及有关责任人予以纪律处分的决定。

上交所经查明,安通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在信息披露、规范运作方面,有关责任人在职责履行方面存在以下违规事项。具体涉及“五宗罪”:

(一)实际控制人及其关联方违规占用公司巨额资金

公司披露的2018年年度报告等相关公告显示,公司实际控制人暨时任董事长郭东泽未经公司内部相关审核程序,直接要求财务相关人员将公司下属的泉州安通物流有限公司、泉州安盛船务有限公司等子公司资金通过其控制的广西易通物流有限公司等17家公司,以借款形式借出并实际使用,形成对公司的非经营性资金占用。报告期内,郭东泽及其关联方违规占用公司资金累计达24.76亿元,占公司2017年度经审计净资产的82.56%。截至报告期末,资金占用余额为11.31亿元,占公司2017年度经审计净资产的37.71%,直至2019年4月30日才归还全部本息。实际控制人及其关联方在无交易实质的情况下,违规占用公司资金,金额巨大,性质恶劣,严重侵害上市公司利益。

(二)公司为实际控制人及其关联方违规提供巨额担保

2017年3月1日起至2019年4月23日期间,公司及子公司为实际控制人暨时任董事长郭东泽与实际控制人暨时任董事长兼总经理郭东圣及其控制的泉州安华物流有限公司等9家公司的22笔借款提供担保,累计金额达20.73亿元,占公司2018年度经审计净资产的61.27%和2017年度经审计净资产的69.12%。上述事项构成关联担保,但公司均未按规定履行董事会、股东大会决策程序,也未及时披露前述关联担保事项,迟至2019年5月18日才对外披露。

目前,已有多笔担保债务到期,借款人逾期未能归还,公司作为共同被告被提起诉讼并要求承担担保责任。截至2019年6月29日,公司因担保责任涉及诉讼共12笔,累计涉诉金额已达到12.59亿元,占公司2018年度净资产的37.21%,公司可能因承担担保责任而遭受损失。公司为实际控制人及其控制的企业提供担保金额巨大,但未履行决策程序,也未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且导致公司可能因此承担巨额担保责任,情节严重。

(三)公司内部控制存在重大缺陷,年审会计师对公司2018年内部控制审计报告出具否定意见

公司存在前述关联方非经营性资金占用,截至2018年末资金占用本息约11.31亿元。在未经公司董事会、股东大会审议通过、未履行信息披露义务的情况下,实际控制人郭东泽以公司名义为个人的2亿元债务违规提供连带担保。公司控股子公司未按照内部控制实施细则资金营运流程办理银行付款并进行账务处理,未按照内部控制实施细则资金营运关键控制要求编制、保管银行存款余额调节表,导致公司未经审计的中期财务信息不能真实、准确反映公司财务状况、经营成果及现金流量。公司财务管理部根据公司领导授权直接进行资金支付,未严格执行资金授权审批制度。基于上述事项,年审会计师认为,公司内部控制失去为财务报告及相关信息的真实完整提供合理保证的功能,据此对公司2018年度内部控制审计报告出具了否定意见。

(四)实际控制人未履行公开承诺

2019年5月18日,公司披露《关于收到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承诺函的公告》称,实际控制人郭东泽承诺将在未来1个月内解除因其违规行为而导致公司涉及金额合计20.73亿元的违规担保事项及因该事项带来的相关诉讼、资产冻结等情形,以消除对公司的不良影响。2019年6月19日,公司披露公告称,实际控制人郭东泽未在承诺期限内解决违规担保问题。其后,上述违规担保情形导致公司股票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实际控制人郭东泽未能按照前期承诺解决对外担保问题,可能影响投资者的合理预期。

(五)公司筹划控制权变更事项不审慎、前后信息披露不一致

2019年7月26日,公司以筹划控制权转让事项为由申请晨间紧急停牌,并于当晚提交关于控股股东委托表决公司控制权发生变动的公告。上述公告称,实际控制人郭东泽与诚通湖岸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诚通湖岸)签署《关于安通控股股份有限公司29.99%股份之表决权委托协议》(以下简称《委托协议》),郭东泽将持有的445,945.276股公司股份(占公司总股本29.99%)对应的表决权委托诚通湖岸行使,表决权委托后公司实际控制人变更为张晓琳。7月29日,公司以控制权转让为由再次申请晨间紧急停牌。当晚,公司提交公司控制权未发生变动的公告称,郭东泽和郭东圣对公司董事会成员任免、公司业务经营重大事项仍拥有控制权,公司控制权未发生变更,郭东泽仍为公司实际控制人,公司申请股票自7月30日起复牌。公司股票价格在停牌前的7月24-25日连续两日涨停,7月30日复牌当日再度涨停,7月31日出现跌停。公司筹划控制权变更事项不审慎,相关信息披露前后不一致,导致短期内公司股票反复停复牌,引起股票价格大幅波动。

据此,上交所对安通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暨时任董事长郭东泽,实际控制人暨时任董事长兼总经理郭东圣(代行董事会秘书),时任财务总监李良海予以公开谴责,并公开认定郭东泽、郭东圣10年内不适合担任上市公司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对公司时任董事会秘书兼副总经理颜联源,时任董事兼副总经理王经文,时任董事崔建霖、郭文圣,时任独立董事包季鸣、储雪俭、赵雪媛予以通报批评。

前三季度亏损9.35亿,同比下滑282.86%

三季报数据显示,2019年初至报告期末,公司实现营业收入40.60亿元,同比下滑44.78%;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9.35亿元,同比下滑282.86%。

公开资料显示,ST安通是一家以集装箱多式联运物流服务为主业,集实业投资、船舶服务等产业并举发展的多式联运综合物流服务商。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