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3

疑难问答

“杀妻骗保”案被告获无期,原告律师:因认罪减刑

20 4月 , 2020  

原标题:泰国“杀妻骗保”案被告人获无期徒刑

图片 1

新京报讯今日,“普吉岛杀妻骗保”案中的受害者张英的父亲张仁俭告诉新京报记者,他已于今日抵达普吉岛,将于8月8日、9日和13日出席庭审,他希望被告人张凡能够受到泰国法律的严惩,“这次我会出庭作证。”

新京报记者:李一凡

新京报讯天津男子张轶凡在泰国普吉岛,被控“蓄意谋杀妻子,为骗取国内高额保险金”一案,今日上午,在普吉府法院公开宣判,张轶凡获无期徒刑。宣判后,原告代理律师方文川的助理章红媛告诉新京报记者,法院判决张轶凡蓄意杀人罪名成立,应判死刑,但张轶凡承认杀害受害人部分情节,获得“减1/3刑期”,最终的刑期为无期徒刑。

图片 2

去年10月底,女儿张英与其丈夫张凡前往泰国普吉岛旅行。此后,她的尸体被发现于一家酒店内的泳池里。今年1月,天津男子张凡被泰国普吉府检察院指控,“涉嫌为骗取国内保险金,蓄意谋杀妻子”。

12月23日晚,受害者张英的父母在天津家中打包行李,出门前往机场。
新京报记者 王飞 摄

受害者张英父亲张仁俭将于此次庭审周期里,出庭作证。右为原告律师方文川。
受访者供图

泰国当地时间12月24日上午,此案在普吉府法院宣判:被告人张凡最终获无期徒刑。

据新京报此前报道,2018年10月,张英和丈夫张轶凡携女儿一同到普吉岛旅游,其间张英死亡。事发后,张轶凡向警方承认杀妻。张英家属称,张英生前被投保十余份保险,保险金额达3000多万元。2018年12月11日,天津警方对张轶凡涉嫌保险诈骗立案侦查。今年7月5日,此案在普吉府法院第一次开庭。

庭审增加三次,死者家属将出庭作证

听取判决结果后,张英家属方表示,自始至终向法院方面主张“判其死刑”。张英的父亲张仁俭称,希望给女儿一个交代。

今日上午,此案在泰国普吉府法院正式宣判,被告、天津男子张轶凡获无期徒刑。

新京报此前报道,2018年10月,死者张英和丈夫张凡携女儿一同到普吉岛旅游,随后被发现死亡。事发后,张凡被泰国警方控制,他向警方承认自己杀妻。张英家属称,张英生前被投保十余份保单,保险金额达3000多万元。关于保险的问题,张凡表示“不知道”。同年12月11日,天津警方对张凡涉嫌保险诈骗立案侦查,并于今年2月将保单、打赏主播等证据提供给原告方。

原告代理律师助理章红媛表示,法院判决张凡蓄意杀人罪名成立,应判死刑,但张凡承认杀害受害人部分,获得“减1/3刑期”,最终的刑期为无期徒刑。

听取判决结果后,受害者家属方面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自始至终向法院方面主张“判其死刑”,这也是参加3轮9次庭审“每庭必到”的原因。“刚判无期徒刑,这个结果不满意但是在泰国算是最髙的”,受害者张英的父亲张仁俭称,希望给女儿一个交代。

7月5日,此案在普吉府法院第一次开庭。按计划,此次庭审原本持续5天,包括法医、警方、事发酒店职员等在内的16人出庭指控张凡杀妻、骗保等案情细节。但截至庭审最后一天,未能顺利结束庭审。

张仁俭说,是否上诉,将与律师商讨后再决定。被告人张凡方面亦暂未提出上诉的请求。

宣判后,原告代理律师方文川的助理章红媛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主审法官宣读了对该案被告张轶凡的判决,判决张轶凡蓄意杀人死刑,但是张轶凡承认杀害受害人部分情节,获得“减1/3刑期”,最终的刑期为无期徒刑。

今日下午,新京报记者致电张英的父亲张仁俭。他告诉新京报记者,今天他已经抵达普吉岛,上次5天的庭审,自己及家属未能按照法院的原安排,作为原告证人出庭作证,这次可能会出庭。

历时5个多月的9次庭审

章红媛对新京报记者讲,受害人遇害一年多后,受害人家属终于听到了泰国司法对被告的判决,“尽管这个判决让受害人家属有点失望”,但控辩双方仍然有上诉的权利,上诉阶段不再开庭,由控辩双方律师和检察官进行文字上诉。针对这种重大案件,中级法院也许需要一年左右时间,对一审文件和证词进行重新审核。

张仁俭称,经法官、检察官、双方律师商定,此案庭审增加三次,后续开庭时间为8月8、9日和13日。

从去年10月张英在泰国普吉岛遇害至今,这起备受关注的案件,因为宣判日的到来再次走到公众面前。

对此,张仁俭回应新京报记者表示,“现在看,上诉的话,也可能没有死刑。”是否上诉,其表示回家后再作考虑。

原告代理律师方文川的助理章红媛告诉新京报记者,上次开庭时,出庭的证人接受质询时,有时会因为一句话争辩半小时,庭辩焦点主要围绕男子杀人动机。此外,前5次庭审,张凡未获得发言机会,8月13日,他将进行陈述自辩。

23日下午,宣判日前一天。新京报记者在天津见到了张英的父亲张仁俭和母亲汤玉娥。此案经过多次开庭,多轮举证、质证,张仁俭与妻子的精力“被消耗很多”,但提及女儿的离去,夫妻二人都说“比起失去女儿的疼痛,这真的不算什么。”

校对 李项玲

图片 3

张仁俭原以为,持续不断的开庭,往返中泰两国之间的奔波,会减缓他与妻子的悲伤,但直到宣判的前一天,丧女之痛仍隐藏在他的每一句话语间。“半夜有时坐起来,想不明白啊,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到现在也没明白,睡不着”,张仁俭说。

张英一家合照。新京报我们视频截图

说起女儿张英,汤玉娥低头神似发呆,默默用手抹泪:“这辈子都不可能忘记的,除非到了闭上眼睛的那天。”

死者父亲:泰国法院不判死刑或将回国申请立案

关于此案的庭审,普吉府法院先后多次延期审理,进行了10次开庭。今年11月,原定的宣判日,因“案情重大”,普吉府法院宣布延期。

根据泰国《刑法》规定,被告人张凡必须在庭审日里“每庭必到”,法院为其指派中文翻译,参与庭审。

现在,汤玉娥时常会从梦中醒来。她有时会想,如果当初自己反对女儿泰国之行再强烈些,或许她现在早上起来,还能看到张英穿好衣服,在离家上班前,跟她说着琐碎的生活日常。

张凡被泰国普吉岛警方控制后,张仁俭直到上次庭审才见到其本人,“被告人一方不承认这些保单信息,辩护称是过失致人死亡。而我们主张是蓄意谋杀。”
新京报记者从章红媛处了解到,
根据泰国《刑法》,蓄意谋杀罪最高量刑为死刑。

张英生前,是天津滨海新区财政局的一名员工,其丈夫张凡当时则为天津一家银行的客户经理。婚前的张凡颇受女方家人认可。但家人始终不知道,他在去泰国前,已失业半年多。

张仁俭说,自己已经做好了出庭作证的准备,“我们掌握了保单以及他高额打赏女主播的材料,我会当庭反映已经掌握的相关信息。”

案发前的半年内,张凡陆续为妻子购买了预计总保额3000万元的保险,受益人均指向张凡自己。从2018年7月份起,张凡曾多次大额度打款直播平台。

张仁俭还对新京报记者称,若此次未能判张凡死刑,“将考虑在国内申请立案,起诉他。因为天津警方也已经在国内掌握了大量证据。”

2018年10月27日,张凡和妻子张英以及女儿从天津出发,前往泰国普吉岛度假。2018年10月29日,张英在泰国去世,可查验死因为“溺水”,死前疑遭受了殴打。尸检报告显示,张英身上有多处外伤、淤青,第5根肋骨折断,腹内有出血,肝有淤青并撕断,脾及肾两边有淤血。

今日下午,北京慕公律师事务所律师刘昌松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指出,根据我国《刑法》第十条,凡在我国领域外犯罪,依照我国刑法应当负刑事责任的,虽然经过外国审判,我国仍然可以追究,但在外国已经受过刑罚处罚的,可以免除或者减轻处罚。

2018年12月11日,中国驻泰国宋卡总领馆称:被指杀妻骗保男子已被泰国警方控制。

刘昌松解释说,我国享有独立的司法主权,对国外刑事判决原则上不承认,但也实事求是地对待经过外国审判和执行的事实。也就是说,在国外已判刑且已经服刑完毕,行为人回到国内,我国司法机关依然“可以”对其适用我国法律进行刑事审判,但不是“必须”进行审判,我国司法机关可考虑案件在国外是否得到公正处理来作出决定。

同日,天津警方对张凡涉嫌保险诈骗立案侦查。2018年12月13日,泰国警方初步判定张英被丈夫张凡“谋杀”。

新京报记者 李一凡 编辑 白馗 校对 何燕

今年1月24日,普吉府检察院依法对张凡提起公诉。今年7月5日,此案在普吉府法院第一次开庭。因原告方证人多达16人且该案案情严重,先后开庭3轮共计9次庭审,历时5个多月。

每次必到的跨国庭审

本案原定于今年11月8日上午10点宣判,但临开庭前一天,受害者家属才被告知“延期”。普吉府法院此案的主审法官的解释是法院需要更多时间研究,并且该案判决必须交给泰国南部法院管理办公室核审。

再次接到宣判的消息,张仁俭夫妇收拾着出发前的行李。在家中,汤玉娥拿出泰国入境落地签的表格,很快填写完了申请入境信息,并贴上照片。这样的场景,对她再熟悉不过。“去了几次,就多拿回几张,每次都是办理落地签,这样入境快点。”

23日,汤玉娥做了便饭,饭间,围桌而坐的几名亲戚话不多,互相夹着菜。汤玉娥吃得不多,便起身打包起了行李。晚上,他们登上前往普吉岛的飞机。从案发至今,为了亲耳听到判决结果,他们已经等待了421天。

出发前不久,张仁俭夫妇又去了女儿张英的墓前祭扫。他们计划这次从泰国回来后,第一时间来告诉女儿结果,“我们这么执着,不计任何代价,就是想给她一个交代,不然她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相比去年,张仁俭略显消瘦,声音嘶哑地说,“我们在泰国找了方文川律师后,他申请以原告代理律师的身份,一起与普吉府检方做联席原告,这样我们可以获得进入法庭的机会。”

实际上,前9次庭审,张仁俭与妻子汤玉娥“每庭必到”。“其实我们本身可以委托律师,不过去的,法院也没有要求我们去,但是这件事很困扰我,我希望给女儿一个交代,这是一个做父亲的责任”,张仁俭显得有些低沉。

当地时间凌晨4时许,张仁俭夫妇抵达泰国,休整片刻后,一行人前往法院,听取此案的最终判决结果。

24日上午11时许,普吉府法院审判庭内,主审法官宣读了一份判词,坐在旁听席的张仁俭与妻子精神紧张,算上此前的延期开庭,这已经是他们第11次到庭。

很快,主审法官读完了判决书,现场翻译将这一结果告诉了受害者家属:被告人张凡,获无期徒刑。

张仁俭坐在旁听席,当听完翻译人员讲完判决结果,他举着女儿的照片,在法庭上痛斥张凡。这样的场景还发生在今年9月的庭审上。当天庭上,张凡全盘否定了包括警方口供记录、保单等证据的真实性。面对张凡的当庭辩解,张仁俭就曾情绪失控,后被法警请出庭审现场。

距张仁俭坐的位置不太远的地方,张凡站在被告席,低着头。

24日,原告代理律师方文川的助理章红媛告诉新京报记者,主审法官宣读了对该案被告人张某的判决,判决张某蓄意杀人死刑,但是张某承认杀害受害人部分,获得减刑,最终的刑期为无期徒刑。

泰国死刑个案极少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此案的争议焦点,在于张凡杀害妻子的动机,是蓄意谋杀还是激情杀人,在多轮庭审上,曾引发热烈的讨论。

去年12月,张凡的父亲曾表示,案发后,其曾到泰国普吉岛见到过儿子。张凡承认杀害张英后曾给他跪下。对于张凡“认罪”过程,张仁俭称,当时张凡被普吉警方控制后,曾给他下跪,并表示买了保额为数千万的保险。

对于购买的多份保险,被保险人均指向其自己的质疑,张凡曾在普吉监狱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称,妻子知道自己辞职,为妻子投下的终身保险,是理财投资产品,妻子对此也知情,其还解释称,自己有糖尿病无法通过保险体检,所以被保险人均为妻子。同时,张凡也否认了关于其“蓄意谋杀”的指控,称事发时,失手将张英杀死。

“这个判决结果在他们的意料之中,一审判决为死刑的概率几乎为零。”章红媛说,被告人的律师在庭审阶段,积极地为其进行了“过失致人死亡”的辩护,而该罪名的量刑,最高为20年,“且即使判了最重,后期也会陆续有减刑。”

按照泰国法律规定,张凡被判实刑后,按照流程,应投监至普吉监狱服刑。

原告律师助理章红媛对新京报记者说,在泰国,减刑的机会未来肯定是有的,究竟如何减刑,怎么减,还要看具体情况。“其实在泰国的司法实践中,被判死刑的个案是极少的,即使此案最后判了无期徒刑,但具体落实中,可能也没那么多。”

章红媛认为“尽管这个判决让受害人家属有点失望”,但控辡双方仍然有上诉的权利,上诉阶段不再开庭,由控辡双方律师和检察官进行文字上诉。针对这种重大案件,中级法院也许需要一年左右时间,对一审文件和证词进行重新审核。

“妈妈出门了”

张仁俭说,自己每次开庭都到场就是希望能引起法庭的重视,给自己的女儿一个合理的交代。

宣判后,张仁俭打开了有53人的“媒体援助群”,对这些曾报道过案件的人,如释重负地说了声“谢谢”,针对是否上诉,张仁俭只表示,回家后,再作考虑。

张仁俭对于此案的态度,从未改变过。希望泰国的法院能依据他们的刑法,以蓄意谋杀的罪名,给予张凡量刑。而根据其条款规定,蓄意谋杀的最高量刑为“死刑”。

“现在上诉的话,也可能最终的结果不是死刑,此前的一个杀妻案才判了13年,因为泰国20多年没有死刑了。”

张英去世前,与张凡育有一女。如今,梦梦已经两岁多,由双方老人轮流照看。梦梦现在已会喊“妈妈”,她会对着家中放在电视柜上的张英照片,问姥姥“她去哪儿了”,汤玉娥会轻描淡写地说一句,“妈妈出门了”。

关于梦梦的未来抚养问题,两家人并没有达成一个明确的规划。除了孩子在两边接送外,平日里两家人并没有交流。张仁俭无奈地说,“现在是走一步看一步,原定的轨迹,应该说从女儿没了那天起,就已经改变了。”

张仁俭还有一个想法,他打算回国后,在国内追究相关保险公司不经审查、随意投保的法律责任,“如果他们审核严格,不可能会让张凡伪造签名,在当事人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密集、大额投保”,他认为,保险行业应该自查自纠。

张仁俭知道,这是一场“持久战”。他表示,无论是否会上诉,自己永远无法释怀,心中的挣扎不会因为案件的宣判而结束。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