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莆京正在官网

龙头财险公司赚得钵满盆满 35家中小财险公司却亏损依旧

25 4月 , 2020  

T+- (原标题:上半年50家财险公司合计净利387亿元 “三巨头”占九成)
本报记者
苏向杲随着上市险企半年报披露结束,备受关注的财险行业净利润情况也随之出炉。据《证券日报》记者对上市险企半年报,以及未上市险企偿付能力报告梳理显示,今年上半年,除个别暂未披露偿付能力报告的险企外,共有50家财险公司盈利,合计净利387亿元;36家财险公司亏损,合计亏损47亿元。引人注意的是,今年上半年,人保财险、平安产险、太保产险“三巨头”
实现了占财险行业超过九成的净利润。据《证券日报》记者统计,上半年,财险“三巨头”合计净利润为321亿元,占盈利财险公司净利润的83%,占所有财险公司净利润的94%。
三巨头净利合计321亿元人保财险、平安产险、太保产险这三家头部财险公司,得益于投资收益提升、税费减免、手续费及佣金支出下降等原因,上半年净利均出现快速增长。从人保财险来看,2019年上半年,人保财险实现保险业务收入2360.36亿元,同比增长15.1%;净利润为168.54亿元,同比大幅增长43.7%。人保财险将净利增长归于以下几大原因:上半年,人保财险的所得税费用-16.42亿元,主要是执行手续费税务新规,冲回所得税费用42.30亿元;财产保险领域监管改革深入推进,市场理性持续增强,商车费改持续推进,人保财险的手续费及佣金支出为276.02亿元,同比下降26.5%;人保财险的投资收益为120.07亿元,同比增长11.0%。“主要是较好把握了权益市场投资机会所致”。按保费规模,目前平安产险是国内第二大财险公司,上半年实现净利润118.95亿元,同比增长100.8%。平安产险表示,公司上半年综合成本率96.6%,持续优于行业。同时,受资本市场持续回暖带动总投资收益同比增加,以及手续费率下降使得所得税同比减少的影响,平安产险实现营运利润100.39亿元,同比增长69.5%。与上述两家险企类似,受所得税税前抵扣政策调整的影响,太保产险实现净利润33.50亿元,同比增长111.1%。其中,手续费及佣金支出上半年为89.07亿元,同比降低31.7%。手续费及佣金占保险业务收入的比例从上年同期的
21.5% 降低到 13.1%。从业务层面来看,2019
年上半年财产险保费增速保持平稳,全行业保费收入同比增长
11.3%。人保财险、平安产险、太保产险保费收入分别同比增长 15.1%、9.7%和
12.5%。非车险业务增速均高于车险业务,非车险占比提升。人保财险、平安产险、太保产险非车险保费占比分别同比提升5.7pct(百分点)、0.5pct、4.7pct,其中人保财险非车险占比最高,达
46.0%。国盛证券分析师马婷婷认为,下半年保费增速及成本率有向好趋势。非车业务仍然拉动总保费增长,上市公司整体市占率小幅提升。上半年监管强化之下赔付率上升,综合成本率小幅承压,下半年看车险增速或小幅回暖,综合成本率有望下降。36家财险公司亏损与龙头财险公司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一批中小财险公司亏损依旧。据《证券日报》记者对已经披露偿付能力报告的财险公司梳理,目前有36家公司出现亏损,其中,有8家财险公司亏损超过1亿元,亏损最高的险企上半年亏损超过28亿元。除车险手续费竞争依然较为激烈之外,部分财险公司对非车险业务风险控制不足等原因也是中小财险公司亏损的一大原因。比如,记者也发现,有财险公司由于信保业务出现问,今年一季度末仍有超10亿元待追偿资产,而且追偿进度缓慢。太保产险董事长顾越最近在一个行业活动中也称,“财险行业未来最大的风险,来自于对风险认知的浅薄,造成保险变成冒险”。财险行业下一波风险并不是来自于车险的所谓市场竞争乱象,最大的挑战来自于非车险的风险定价能力、以及后端的风险转移能力。(证券日报)

每经记者:袁园 每经编辑:易启江

■本报记者苏向杲

随着中国人保和中国太保年报的发布,财险“老三家”——平安财险、人保财险、太保财险的2018年业绩数据也浮出水面。

截至8月6日,除上市险企及旗下财险公司未披露二季度偿付能力报告之外,约有70余家财险公司已经披露相关数据。整体来看,有35家中小财险公司二季度出现净亏损,随着偿付能力报告全部披露完毕,亏损险企数量有可能进一步增长。

作为财险业的领头羊,地位之超然自不必提。纵观近十年的财险变化,无论各大派系如何竞争,老三家的市场份额和保费收入都稳居行业之首,地位岿然不动。

与中小财险公司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大型财险公司今年上半年赚得钵满盆满。其中,以财险业务为主的中国人保发布的公告显示,上半年其归母净利预计为136.74亿元到156.27亿元,同比增加39.07亿元到58.60亿元,同比增幅为40%到60%。此外,财险业务占比较高的中国太保上半年净利预计也出现大幅预增。

而3月7日,9天7个涨停板的中国人保A股被中信证券研究部首次做出“卖出”评级,引发市场巨震。

今年上半年,在保险公司权益投资普遍大幅增长、降税幅度较大的情况下,缘何仍有不少财险公司亏损?据记者了解,主要原因为一些中小财险公司在非车险承保过程中,风控不到位,综合成本率较高,加之车险保费收入放缓,投资资产出现下滑等诸多因素影响了经营利润。

那么,2018年“老三家”的业绩究竟如何呢?在业务发展和战略布局上,又体现出了哪些新的特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对三家年报进行了详细的梳理,并从保费收入、业务结构变化等方面进行一一解读。

大型财险公司上半年大赚

保费上升、净利下滑

今年上半年龙头财险公司优势进一步凸显,净利普遍出现大幅上涨。

银保监会数据显示,2018年产险公司原保险保费收入11755.69亿元,同比增长11.52%。作为行业的三巨头,人保财险、平安产险和太保产险这三大巨头的保费增速和市场份额一直被市场所关注。

其中,以财险业务为主的中国人保上半年其归母净利预计同比增加39.07亿元到58.60亿元,同比增幅为40%到60%。若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中国人保预计上半年归母净利为106.78亿元到126.19亿元,同比增加9.71亿元到29.12亿元,同比增加10%到30%。

根据近日上市险企发布的年报显示,2018年人保财险和太保财险分别实现保险业务收入3887.69亿元和1178.08亿元,同比上升11%和12.6%。而平安财险2018年则实现原保险保费收入2474.44亿元,同比上升14.6%,增速居首。从绝对市场份额来看,人保财险仍然稳坐头把交椅,其市场份额为33%,与去年基本持平;平安财险的市场份额为21%,同比上升0.5个百分点。

就今年上半年业绩预增的主要原因,中国人保表示,主要有两大原因:一是主营业务影响。2019年上半年保险业务稳步提升,投资收益同比增加。二是非经常性损益的影响。2019年5月份财政部、税务总局印发《关于保险企业手续费及佣金支出税前扣除政策的公告》,规定手续费及佣金支出的所得税税前扣除比例提高至18%,并且超比例部分允许结转以后年度扣除,新政对2018年所得税汇算清缴适用。人保财险、人保寿险将新政对于2018年所得税费用影响金额一次性确认在2019年,并相应调增本期净利润。

虽然财险三巨头守住了市场份额、保费收入也在稳步上升,但是净利润却出现同比下降的态势。数据显示,2018年平安财险、人保财险、太保财险净利润分别为122.74亿元、163亿元和34.84亿元,同比下降8.2%、17.3%和6.9%。其中,以人保财险净利润下滑幅度最大,2018年人保财险净利润163亿元,较2017年的197.12亿元缩水34.12亿元,而导致净利润下降的原因主要是投资收益和赔付支出的影响。

值得注意的是,受益于多重利好,此前亏损额较高的众安在线发布的《正面盈利预告》称,预期截至2019年6月30日,六个月将录得未经审核归属于股东合并净利润为正,而2018年同期则录得合并净亏损约6.56亿元。对于2019年上半年业绩表现改善的主要原因,众安在线称,由于公司追求有质量的增长,2019年上半年在实现总保费稳健增长的同时,综合成本率进一步改善,从而承保亏损收窄。同时,主要受益于国内A股市场的良好表现,投资收益增加。

人保财险表示,受资本市场波动影响,人保财险的投资收益由2017年的211.96亿元下降5.5%至2018年的200.39亿元。与此同时,人保财险的赔付支出净额由2017年的1807.86亿元增长18.7%至2018年的2146.37亿元,主要是受雪灾、暴雨洪涝、台风、风雹等大灾影响,农险、企财险大额赔案增多所致。

从其他大型保险公司来看,财险业务占比较高的中国太保近期发布业绩预增公告也表示,预计公司2019年中期归属于本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162亿元左右,与上年同期相比将增加96%左右。

值得一提的是,老三家净利下滑的原因却有所不同。相较于人保财险受投资收益所累,平安财险和太保财险则主要是受手续费率上升及业务增长使得所得税费用增加等的影响。

中债资信近期在太平洋产险发布的债券跟踪评级报告中表示,太保产险在跟踪期内的保费收入保持稳定增长,市场地位稳定,险种仍以车险为主,渠道控制力较强;与此同时,该公司投资较为稳健,整体经营风险极低。此外,该公司在跟踪期内的赔付率有所下降,综合成本率持续优化,保单品质有所改善。

车险业务占比下降

同样,中债资信在对平安产险的跟踪评级报告中也提到,平安产险拥有多元化的销售渠道,综合成本率低于行业平均水平,投资风格相对稳健,公司盈利能力保持稳定,流动性风险可控。

长期以来,我国财险行业存在车险“一险独大”的情况,那么车险作为财险行业最重要的业务,2018年财险三巨头在该领域的发展又呈现怎样的态势?

7家中小财险公司亏损过亿元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梳理年报发现,2018年,人保财险取得机动车辆险的保险业务收入2589.04亿元,同比上涨3.9%;太保财险实现车险保险业务收入879.76亿元,同比增长
7.5%;平安财险车险原保险保费收入为1817.68亿元,同比增长6.6%。数据表明,财险三巨头的车险保费格局与财险整体市场格局类似:人保绝对份额领先,平安紧随其后,只是三家险企的车险保费增速皆低于整体业务增速。

与龙头财险公司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一批中小财险公司亏损依旧。

与此同时,老三家车险保费在总保费中的占比也在逐步下降。数据显示,2018年平安财险、人保财险和太保财险的车险业务在总保险业务中的占比分别为73.4%、66.6%和74.7%,而在2017年同期,平安财险、人保财险和太保财险的车险业务在总保险业务中的占比则为78.9%、71.1%和78.2%。

据《证券日报》记者对已经披露偿付能力报告的财险公司梳理,目前有35家公司出现亏损,其中,有7家财险公司亏损超过1亿元。

此外,与车险保费微增长相背离的是,三巨头的车险手续费却保持了高增长态势,远超保费增速。具体来看,平安财险2018年的手续费支出合计为493.37亿元,同比增长26.6%,其中车险业务手续费支出为429.94亿元,同比增长24.3%;太保财险2018年的手续费及佣金支出合计为234.08亿元,同比增加23%,其中,车险业务手续费及佣金支出为197.37亿元,同比增长21.4%;人保财险2018年的手续费及佣金支出合计为740.36亿元,其中车险业务手续费支出为618.82亿元,同比增长21%。

从行业层面来看,今年上半年,财产险业务原保险保费收入5893.16亿元,同比增长8.29%。其中,车险与非车险业务表现分化。今年以来,汽车销量持续下滑对车险产生一定影响,车险保费收入同比增长4.55%,增速同比回落1个百分点。而非车险业务中的责任险、保证险和农业险的保费增速均超过20%,分别为31.15%、23.80%和21.34%。

从上述数据可以看出,在财险业务方面的手续费及佣金支出中,车险业务的手续费及佣金支出占了大头。而对于手续费和佣金支出增加的原因,太保、人保均表示为业务增长/市场竞争加剧所致。有业内人士表示,手续费增幅超保费增幅并非个别大型财险公司面临的问题,对于中小财险公司而言,费用增长的压力整体更大,尤其是在商业车险改革不断深化的背景下。财险公司需要对业务增长、费用率、赔付率等因素进行综合考虑,以改善承保情况。

从亏损财险公司来看,除车险手续费竞争依然较为激烈之外,部分财险公司对非车险业务风险控制不足等原因也是中小财险公司亏损的一大原因。比如,记者也发现,有财险公司由于信保业务踩雷P2P业务,今年一季度末仍有超10亿元待追偿资产,而且追偿进度缓慢。

“小”险种业绩可圈可点

太保产险董事长顾越最近在一个行业活动中也称,“财险行业未来最大的风险,来自于我们对风险认知的浅薄,造成保险变成冒险。”财险行业下一波风险并不是来自于车险的所谓市场竞争乱象,最大的挑战来自于非车险的风险定价能力、以及后端的风险转移能力。

常言道:失之东隅,收之桑榆。三巨头的车险保费收入虽然增幅不大,但非车险业务方面的数据却是十分亮眼。与作为财险市场中流砥柱的车险业务“符合预期”的表现相比,上市公司其他财产险险种的表现还是可圈可点的。

数据也显示,上半年非车险业务赔付增速也高于保费增速:责任保险赔款支出152.61亿元,同比增长34.50%;保证保险赔款支出176.56亿元,同比增长104.35%;农业保险赔款支出155.24亿元,同比增长45.47%。

2018年,太保财险实现非车险业务收入298.32亿元,同比增长30.8%;人保财险实现非车险业务收入1298.65亿元,同比增长28.5%;平安财险实现非车险业务收入656.76亿元,同比增长44.4%。与此同时,三巨头的非机动车辆保险在整体业务中的占比也在小幅增加。以人保财险为例,上半年非车险业务占比达到33.4%,较去年同期有所上升。

顾越认为,财产险行业对风险管理的要求是非常高的。在这样的环境变化中,特别是经营方向从车险转向非车险业务,风险管理是考验财产险行业竞争力的关键核心,财险行业需要具备风险定价、风险转移两大能力。

这跟非车险业务保费基数较低有一定关系,但也能看出来,财险三巨头也加大了在这方面的布局。此前人保财险的相关负责人曾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非车险业务不仅仅是人保财险在做,全行业都在着力发展,以实现业务的均衡发展,毕竟相较于车险业务,非车险业务的发展和在业务中的占比都是比较低的,但具体到发展的产品和侧重点,则是看各家的模式和战略布局。

有业内人士表示,在商车改革深入推进,车险发展空间受到限制的情况下,财险公司谁赢得了非车险市场,谁就占据了市场竞争的先机,谁就拥有了优化业务结构、改善盈利格局、引领市场发展的主动权和话语权。

不同的是,三巨头在非车险业务的发展方面则存在一些相同和不同之处。相同之处在于发展信用保证保险,在该领域三家险企的保费增速均较为明显。人保财险信用保证保险的业务收入为115.75亿元,同比增长134.2%;太保财险的保证险的业务收入为35.09亿元,同比增长122.8%;平安财险保证保险原保费收入为330.12亿元,同比增长66.1%。

而不同之处在于三巨头家在非车险业务的发展战略上有所不同,侧重点也有所不同。以人保财险为例,2018年人保财险的保险业务收入中,意外伤害及健康险的保险业务仅次于车险业务,由2017年的306.46亿元增长32.0%至2018年的404.44亿元。而在平安财险和太保财险业务中,仅次于车险业务的则是信用保证保险和责任险。

每日经济新闻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