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保险新闻

黄金开启十年长牛 错过它你将被时代抛弃!

27 4月 , 2020  

T+- (原标题:分析|为何全球央行争相增持黄金储备?哪些国家增持最多?)
英国智库“国际货币金融机构官方论坛”(OMFIF)最新发布的研究报告显示,经济增长的不确定性正在全球蔓延,黄金作为传统避险资产正成为全球央行调整储备资产配置的理想选择。因此,中央银行和主权基金可能将在未来逐步提升黄金在其资产持有组合中的比重。同时,在美元储备地位相对下降、人民币国际化程度提升趋势下,国际货币体系面临深度调整,从而带来不确定性增加,进一步增强了全球央行对黄金储备的需求。当前,全球央行黄金增持规模是自布雷顿森林体系瓦解以来从未有过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数据显示,自2010年以来,全球央行已购买了4000多吨黄金,所持黄金总价值约为1.4万亿美元,占所有中央银行外汇储备的10%。2018年全球各国央行对黄金储备的需求超过了以往任何时候。在欧洲,在波兰和匈牙利等国的推动下,主要国家中央银行已成为黄金净购买者,凸显了黄金在央行储备中上升的地位。据统计,2019年上半年,全球央行就购买了近374吨黄金,占这一期间全球黄金购买总量的六分之一。报告认为,政治风险加剧使得黄金的避险价值上升。中美贸易摩擦给全球贸易增长带来了阴霾;朝核问题和伊核问题带来全球政治紧张局势加剧;英国脱欧悬而未决,意大利经济与政治双重危机叠加。黄金作为抵御地缘政治风险的对冲工具,其价格通常与国际紧张局势相关。此外,发达国家央行普遍采取低利率政策也造成其国债实际收益率为负,使得黄金备受青睐。黄金市场对美联储降息的反应进一步证实了这一点。美联储2019年7月份宣布降息后,市场预期中期美国国债收益率走低,同时美元走弱,随后金价出现飙升。为应对全球经济的不确定性,低利率货币政策预计将成为发达国家央行采取的一项长期性政策,这使得黄金价格呈现长期上涨趋势。据世界黄金协会2019年对全球央行的调查问卷显示,长期储值是货币当局持有黄金的最重要原因,其次才是有效投资组合的多元化。国际货币体系面临的不确定性也是全球央行对黄金增持的一大动因。美国对其他国家发动单边金融制裁加剧了人们对美元可靠性的担忧。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报告显示,国际货币体系中美元的强势地位相对衰弱,未来国际货币体系可能会转向以零散、区域化货币集团为特征的体系。其中,美元国际储备地位相对下降,以及人民币国际储备地位上升,被认为是全球货币体系发生深度调整的先兆。在这一调整期,黄金可以作为避险工具。在全球央行对黄金储备需求上升情况下,还出现了一种有趣的现象。在对黄金的增持规模上,排名靠前的央行,如土耳其、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和印度等,大多数是“一带一路”相关国家。对此,OMFIF研究表示,“一带一路”建设带来的经贸连接和投资往来,使得相关国家和地区愿意与中国维持长期互利共赢关系。在人民币国际化推进过程中,“一带一路”相关国家和地区更愿意持有人民币资产储备以获得流动性支持。同时,这些国家将进一步增强对国际货币体系多元化的开放性,黄金恰好可以作为应对国际货币体系调整中不确定性的对冲工具。

事实上黄金再次成为各国央行的宠儿,与当前的国际经济形势与地缘政治变化有着密切的关系。自2018年以来,以美国为代表的保护主义在全球贸易中愈演愈烈,严重地影响全球投资者对于未来经济增长的信心,进而打击当前的全球投资和消费需求。这种由贸易保护主义衍生的高度不确定性,极有可能通过自我实现的形式加速商业周期循环,将全球经济带入衰退的泥潭。

信用货币是由国家法律规定的,强制流通不以任何贵金属为基础的独立发挥货币职能的货币。泡沫经济破灭、银行呆坏账增多、国际收支严重失衡、外债过于庞大、财政危机、政治动荡、对政府的不信任等均可能引发货币危机。

更令人担心的是,在全球金融海啸十年后的今天,仍看不到这些全球主要央行将货币政策恢复常态。美联储曾经在2017年和2018年进行一系列的加息和缩减央行资产负债表规模的操作。但是目前被迫重启宽松,在今年下半年两次降息之后,又要开始重新“扩表”。与此同时,欧央行和日本央行在通货紧缩风险加剧的情况下,货币政策正常化的进程更是遥遥无期。应当说,国际货币体系的运转在过去的十年中出现了严重挑战。

第二,黄金牛市来临时,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带动美国 CPI 上升。

然而时过境迁,在之后的二十年里,全球经济和整个国际货币体系出现了天翻地覆的变化。特别是在2008年—2009年全球金融海啸之后,为应对严重的金融危机,美国、日本、欧洲等全球重要央行纷纷开启非常规货币政策,实行量化宽松和负利率等操作。这极大地压低了各种储备货币的收益率,反而提高了黄金储备在收益方面的相对吸引力。

1、货币属性

英格兰银行二十年前的这一决定显示其对于现有国际货币体系强烈的信心。1999年的元旦正是欧元诞生的日子,人们当时对这个新生货币报以极大的期待和信心。而新生的欧元又是一种充满吸引力的储备资产,它良好的流动性和未来的升值可能,都令全球央行难以抗拒。

此外美债期限利差倒挂叠加美股市盈率处于高位,引发全球金融市场动荡,这时黄金的避险价值更加凸显。

在国家外汇管理局最近公布的9月份储备数据中,中国人民银行持有的黄金储备变化再次成为市场关注的热点。数据显示,央行持有的黄金储备在2019年9月末较上月增加19万盎司至6264万盎司
,这已是央行连续第10个月增持黄金。事实上,自2015年6月份以来,央行的黄金储备呈现出波动向上的大趋势。2015年6月份央行持有的黄金储备为624亿美元,而这个数字在2019年9月份则升至930亿美元,四年多的时间里增长幅度近50%。同一时间段内,中国人民银行持有的储备资产总值稳中有降。黄金储备占储备资产总值的比例也由2015年6月份的1.7%,上升至2019年9月份的3%左右。

2、商品属性

单从投资收益的角度来讲,全球央行对黄金储备的增持无疑是一波“神”操作。国际金价已经从2019年初的1300美元/盎司升至目前1500美元/盎司左右,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内升值幅度超过15%
。当然,作为黄金市场重要的参与者,全球央行对于黄金储备的需求增加也在某种程度上刺激了黄金价格的提高。由此可见,全球央行增持黄金与黄金价格攀升这两者互为因果。

第一,黄金牛市之前,经历了长达 20 多年的黄金价格盘整蓄势。

更重要的是,处于国际货币体系支柱地位的美元当时正如日中天,美国经济在20世纪90年代持续增长,同时通货膨胀率长期处于稳定低水平,以传统利率工具为基础的货币政策框架运作顺畅,而美元指数在上世纪90年代后半期不断升值。这段时期也被经济研究者们称为美国的大稳定时代,在当时看来,似乎没有什么力量能够对当时运转良好的国际货币体系产生挑战。这也就是为什么以英格兰银行为代表全球央行当时看轻黄金储备,试图以货币储备取代之。

黄金的商品属性是指黄金被用于日常消费和工业生产。黄金非货币化之后,使黄金成为了可以自由拥有和自由买卖的商品,黄金从国家金库走向了寻常百姓家,其流动性大大增强,黄金交易规模增大,成为了大宗商品之一。

笔者认为,除了上面讨论的这些短期市场因素之外,目前全球央行对于黄金储备的一致性青睐还有更深刻的长期原因。在过去的二十年中,黄金储备在全球央行心目中的地位有着戏剧性的变化。1999年,历史悠久的英格兰银行决定卖出自身黄金储备的一半,将其收入置换成其他国家的货币储备资产。英格兰银行的观点在当时也被很多其他央行所认同,只不过在操作上没有英格兰银行那样激进。

而从2016
年至今,上述特征再次显现,英国脱欧、美国贸易政策加剧世界贸易形势不确定性,欧洲经济下行风险加剧、美联储开启降息周期这一系列因素将推动黄金价格再次大涨,新一轮黄金牛市正在进行中。

英格兰银行进行这一操作的依据是,与货币储备资产相比较,黄金储备不仅在收益率明显不及,更是相对缺乏流动性,影响紧急状态下整体储备资产变现的能力。

黄金开启十年长牛

而在另一方面,全球民粹主义的兴起,也在不断加剧国际地缘政治的紧张程度。目前,朝核问题悬而未决,中东纷乱的紧张局势再现,甚至在欧洲发达国家内部也出现矛盾升级的情况——英国的“硬脱欧”风险和意大利与欧盟之间的碰撞都越来越可能成为现实。

第三,美元整体呈现贬值趋势。第四,国际货币体系格局受到冲击。

归根结底,目前全球央行对黄金储备的追捧既有短期市场原因,也有长期的结构性原因。目前全球经济的困境凸显现有国际货币体系的不合理之处,在解决方案仍不清晰或有待时日完成的条件下,全球央行重新补充黄金储备就成为必然选择。

20 世纪 80 年代以来, 美国 10
年期国债收益率不断下行。次贷危机爆发后,美国、英国、日本和欧洲央行均采取了量化政策刺激经济。

事实上,中国央行增加黄金储备的行为与全球央行的大趋势合拍。根据世界黄金协会发布的2019年第二季度《黄金需求趋势报告》显示,全球各国央行扩大外汇储备中的黄金储备的趋势仍在延续。今年上半年全球央行的黄金净购买总量达到了374.1吨,比上年同期大增57%。按照这个增长势头,今年全球央行的黄金净购买总量非常有可能超过去年的651.5吨,创下自1970年以来的年度最高纪录。

在金本位制时,流通中的黄金量会自动调节,使得黄金的购买力维持稳定。黄金非货币化后,资产属性使得黄金价格波动幅度加大,且价格中枢有所抬升,但实物资产属性使其仍能跑赢通胀。在长期内,黄金可以完全对冲通胀风险。

从历史上来看,黄金具有避险资产的特性,当下高度不确定性的经济前景和不断加剧的地缘政治紧张态势极大地增加了市场投资者的避险需求,使黄金成为多元化配置资产的重要选择。对于以追求收益性与安全性平衡为目标的央行而言,因应资产市场的变化而顺势加大黄金储备的配置正当其时。

马克思曾说过“金银天然不是货币,但货币天然是金银”。黄金具有货币、商品和避险三大属性,不仅可以用于饰品、工业和现代高科技领域,也被各国央行视为重要的国际支付手段和储备,还被投资者当作危机时的避险工具,成为重要的大类资产之一。

今天功夫研究院要斩钉截铁的告诉你:黄金的慢牛时代开启了!

图片 1

从 2019 年初开始,全球央行不断开启降息模式,美联储也于 7 月底降息
25bp。全球债券收益率也随之进一步回落。截至 2019 年上半年,超 13
万亿美元国债名义利率为负,约占 25%。而实际利率为负的国债占比更是高达
70%。相对于负利率债券,黄金投资价值凸显。

2、对冲货币的信用风险

各国央行仍储备大量黄金,2008
年国际金融危机后,各国央行尤其是新兴经济国家更是显著增持黄金,已连续六年成为黄金市场净买入方,2013末全球央行黄金储备达3.15万吨,国际清算银行至今仍将黄金列入可接受的国际清算工具。

信用货币是负债,而黄金是纯资产,胜过所有主要法币。

黄金在世界货币体系发展中,主要经历了金银复本位制、金本位制、虚拟金本位制、布雷顿森林体系、牙买加协议与黄金非货币化等阶段。黄金非货币化后,黄金的货币地位依然存在,
其货币功能主要表现为储备功能和支付功能。

1、对冲通胀风险

3、资产属性

黄金的三大属性

自 1944 年至今,黄金有过 2 轮 12 年左右的大牛市,1 轮 20
年的大熊市。对比两轮黄金大牛市,可以发现其有以下共同特征:

历史上的黄金牛市

随着货币宽松政策边际效应越来越小,为了刺激经济,遏制通缩,推动本币贬值,自
2014
年开始,全球各国央行开启了几轮负利率政策,负利率政策的实施也进一步压低了全球整体利率水平。

黄金的稀有性和稳定性使其成为价值储藏的重要手段,资产属性由货币资产转化为实物资产。黄金的投资需求可以分为实物黄金投资和虚拟黄金投资。实物黄金投资可以分为金币金条投资、黄金
ETF 投资、央行储备。虚拟黄金投资需求即黄金期货为代表的衍生品投资。

黄金的两大功能

实际利率下行、美元贬值、系统性风险上升三重因素叠加,这将为黄金开启新的十年长牛。这次错过黄金,你将被这个时代抛弃。

与此同时,随着全球经济进入萧条期,全球负利率环境和美国实际利率下行提升了黄金的相对配置价值。加上美国经济进入本轮周期尾声,下行压力加大,美联储再次降息,美元有望进入贬值周期,这也将进一步助推金价上涨。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