疑难问答

【澳门新莆京手机网站】安诚财险8年微利机动车保费累亏15亿 多名股东撤退

2 5月 , 2020  

T+- (原标题:安诚财险8年微利机动车保费累亏15亿
股权质押高达6.9亿股多名股东撤退)
经营业绩不稳定,中小型保险公司安诚财险的上市之路似乎仍然很遥远。安诚财险成立于2006年,是第一家总部设在重庆的全国性财产保险公司。成立以来,公司四次增资,注册资本从5亿元增长至2017年底的40.76亿元,外资公司国际金融公司、DB损害保险相继入股。然而,在今年3月,入股已有6年的国际金融公司出清了所有股权,全身而退。此前,上海三毛等股东也曾出让股权。与此同时,安诚财险的股权质押、冻结也很频繁。据长江商报记者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处于质押的股权约为6.94亿股,约占公司总股本的20%。同时,公司还有2.4亿股被司法冻结。早有上市计划的安诚财险其上市之路受制于公司经营业绩不稳定。长江商报记者发现,其2011年保费收入17.11亿,2012年下降至13.79亿。与之保费收入相比,净利润更是呈现坐过山车走势。值得关注的是,安诚财险还因经营违规频频被罚。8月,其子公司虚增员工工资违法套现被罚,10月18日,又因关联交易业务收到银保监会的监管函。频收监管罚单频频收到监管罚单,安诚财险的内控制度及公司治理现状受到市场质疑。10月18日,银保监会网站公布,该行对安诚财险下发监管函,原因是今年4月9日至7月2日,银保监会对安诚财险关联交易方面业务进行了现场检查,查实安诚财险在关联交易识别、审核、报告、披露等方面存在问题。作出的处罚为,6个月内,禁止安诚财险直接或间接与关联方开展提供借款或其他形式的财务资助以及资金运用类关联交易。6个月后为3个月观察期,视情况采取后续监管措施。同时,银保监会认定违规所涉财务等主要责任人员为不适当人选,责令对相关责任人员作出处理。这是安诚财险领受的最近一次处罚,实际上,近年来,其因经营违规频频领受监管罚单。公开资料显示,今年10月9日,江苏保监局分别对安诚财险江苏分公司、扬州中心支公司做出处罚,原因是二者均存在虚挂中介业务套取费用的违法违规行为,合计套取19.4万余元。8月16日,浙江保监局对安诚财险海宁支公司做出罚款21万元的处罚。其理由是,2010年10月至2015年12月,海宁支公司虚增员工工资,编制提供虚假报表资料,违法套现35.94万元。在理赔方面,2月7日,重庆保监局对安诚财险重庆分公司做出罚款42万元的处罚。根据通报,2017年3月1日起,该公司开展车险营销活动,对2017年3月1日至6月15日签单的商业车险客户,赠送国通石油充值卡,涉及车险业务共5727笔,合计赠送石油充值卡金额4716083.15。重庆保监局认定,该公司存在给予投保人保险合同外其他利益、未按照规定使用经批准的保险条款的违法行为。此外,安诚财险重庆分公司开州支公司还存在虚假理赔骗取保险金行为。机动车保险保费收入累亏15亿经营屡屡违规之时,安诚财险的经营业绩也极为不稳定。安诚财险成立于2006年,2007年,其保险费收入达到0.98亿元,此后,保费收入整体上实现了不断增长之势。同期,公司实现净利润为0.30亿、0.38亿、0.53亿、0.58亿、—1.28亿、2.28亿、—0.10亿、0.31亿,公司盈利能力不稳定,整体上陷入了增收不增利怪圈。纵览安诚财险近8年净利润走势,除了2015年外,其余年度基本是在游走在微利与亏损边缘。上半年,安诚财险再次陷入“微利与亏损”的漩涡中。今年前6个月,公司亏损4320万元,而去年同期净利润为7250万元,同比下滑159.58%。长江商报记者查询安诚财险年报发现,导致公司公司盈利能力欠佳的是其机动车保险业务,而该项业务是公司的主营险种。2015至2017年,公司机动车保险保费收入为23.84亿、28.19亿、32.55亿,同期赔付支出分别为13.07亿元、15.40亿、17.95亿,赔付支付接近保费收入一半。公开数据显示,安诚财险上述保险业务持续亏损,承保利润分别为-3.05亿元、-2.74亿元、-2.95亿元。此前的2010年至2014年,该业务承保利润分别为-5468万元、-1.51亿元、-1.52亿元、-1.95亿、-1.72亿元。截至2017年,累计亏损达到15亿元。多名股东出清股权撤退或许因为安诚财险盈利能力欠佳,公司遭遇了股东出清撤退。年报显示,成立12年来,安诚财险经历了四次增次,注册资本从5亿元增长至如今的40.76亿元。截至2017年底,公司核心、综合偿付能力均为716.09%,偿付能力充足。不过,公司多名股东却在频繁减持。2015年,公司股东重庆旅游投资集团将其所持的安诚财险1.5亿股股权转让给第一大股东重庆城投,完成了清仓撤离。2017年,上海三毛将其所持的5000万股出清,不再持有安诚财险股权。当年,重庆通盛实业也减持了安诚财险1500万股,持股比降低至0.37%。今年2月,公司又迎来了重要股东撤退。2012年,外资股东国际金融公司参与安诚财险增资扩股,进而持有公司3亿股。6年后,国际金融公司将这部分股权全部转让给重庆城投,自此不再持有安诚财险股权。除了股权转让,股权质押及冻结亦很频繁。今年来,先后有重庆天泰投资集团、重庆天泰房地产、重庆财信企业集团、泰豪集团、重庆通盛实业等5名股东进行股权质押,质押股份数量分别为0.8亿股、0.1亿股、2.04亿股、1.5亿股、325万股。截至今年二季度末,安诚财险共计有6.94亿股处于质押状态,约占总股本的20%。

  牵手6年,外资股东为何“甩”了安诚财险?

1月18日,安诚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在官网公告了一份“实际控制人及其控制本公司情况的简要说明”。安诚财险现有股东19家,重庆市国资委通过重庆市城市建设投资有限公司等6家国有企业,间接持有其股份,为安诚财险实际控制人。

  近期,保监会批复了安诚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安诚财险”)的股东变更,批准国际金融公司将所持有的3亿股股份转让给重庆市城市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重庆城建”)。转让后,重庆城建持有股份由9.65亿股增至12.65亿股,持股比例由原来的23.68%增至31.0403%。同时,国际金融公司不再持有安诚财险的股份。

数据显示,安诚财险的股权被多次转让。一周前,安诚财险5%的股权在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挂出,重庆财信企业集团有限公司以3.48亿元的底价出售所持有的2.04亿股。

  国际金融公司是世界银行集团的成员组织之一,此前持有安诚财险3亿股股份,以7.36%的持股比例位列第四大股东。那么,此次出清其全部持有的股份为哪般?

2018年底,财信集团还曾试图在重庆联合产权交易所公开挂牌出售安诚财险股权。

  为上市铺路?

在股权遭到转让之外,安诚财险的管理层也出现了变动。1月3日,安诚财险公布消息称,闵卫东被免去总经理职务。在闵卫东任上,安诚财险的业绩不尽如人意。2018年前三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显示,安诚财险净利润为负,亏损额高达2.01亿元。

  据了解,安诚财险此前与国际金融公司“在一起”已有近6年的时间。2012年3月,安诚财险定向增发5亿股普通股,在此次定增中,安诚财险引入了外资股东国际金融公司,后者以逾3亿元出资认缴10%股份。

时代周报记者就股权变更、人事变动、业绩情况致电安诚财险,对方表示,“一切以官网信息披露为准”。

  如今,国际金融公司已出清所持有的全部安诚财险股权。对于这家背景实力雄厚的外资股东的“离开”,业内有声音推测,安诚财险是在为公司A股上市布局。

3/4民营股权被质押

  根据安诚财险司官网公开披露的股权信息可知,此次继续增持股份的第一大股东重庆城建,是由重庆市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100%持股。此次交易完成,重庆城建手中的安诚财险股份增至12.65亿股,持股比例为31.04%,稳居安诚财险第一大股东“宝座”。

安诚财险成立于2006年底,初始注册资本5亿元,如今增长到40.76亿元人民币,是第一家总部设在重庆的全国性财产保险公司。安诚财险实际控制人是重庆市国资委,持股比例达到62.3259%,其他股东构成包括民营企业和外资。

  而安诚财险原第2、第3位股东重庆渝富与DB损害保险持股比例不变,分别为18.77%与15.01%,原第四位股东国际金融公司“出走”后,其余股东位次向前递进,股东数量也由20家减少至19家。从最新股权结构来看,安诚财险的外资股东仅剩DB损害保险一家。

此次挂牌出让股权的财信集团属于民营资本,持有2.038亿股,占比5%,挂牌截止日期为2月11日。时代周报记者致电财信集团询问转让股权原因,对方表示不方便接受采访。

  对此,上海财经大学现代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奚君羊教授对《国际金融报》记者分析:“从公司股权结构的调整方向来看,与其欲筹备A股上市是有一定关联的。我国相关政策对有外资背景的企业实现A股上市是有一定限制的。”

财信集团早在1997年即成立,但在资本市场颇为低调,唯一上市平台是财信发展。最近一次受到市场关注的大事件是在2016年,财信集团发起了首桩国内企业收购海外证券交易所的并购,不过由于股权关系不清,资金来源和最终实际控制人存疑,未能通过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审查。

  “尽管如今我国股市已实现全流通,允许境外企业参与A股上市,但事实上参与渠道非常有限。再者,公司若是退而求其次选择B股上市,效果将大打折扣,因为相较于上市价格高且影响力大的A股,B股则逊色许多。因为外币交易在国内流通性较差,交易量小,且B股上市还存在汇率变动而产生的外汇风险。”奚君羊补充称。

官网资料显示,财信集团是一家多元产业投资集团,主要业务包括基础设施建设投资及运营、环保产业投资及运营、房地产开发管理和投资服务。财信集团还构建了庞大的金融版图,是华澳信托、重庆农商行、银沣基金、华泰保险、安诚财险、聚兴小贷、中垦租赁等多家金融机构重要股东。

  就此,《国际金融报》记者向安诚财险方面进行采访求证,得到了否定的答案。“目前我司暂无上市计划。”安诚财险相关部门负责人回复称。

事实上,财信集团在保险领域的投资还有恒大人寿,持股高达25%。不过,2015年8月,财信集团将股权质押给了恒大地产集团有限公司。

  因盈利不佳?

财信集团持有的安诚财险股权也全部质押给了华夏银行(600015,股吧)。挂牌信息提醒,此次转让需要在偿还贷款本息并解除标的股权的质押状态后才能进行标的股权的交割。

  不过,首都经济贸易大学教授庹国柱则认为,“出清外资股东恐怕非安诚有意为之。”

其中,质押的4000万股股权用于补充企业流动资金,16380万股股权用于为重庆市财信环保投资股份有限公司作质押担保。

  庹国柱对《国际金融报》记者称:“外资逐渐从中国合资保险公司撤出的原因其实很复杂。比如,对于中国市场的‘打法’,外资企业无法适应。同时,中国经济增速下滑,也意味着最初的高利润时代已结束,外资股东趁此将股权卖个好价钱是一个不错的选择。若是等到牌照不值钱的那一天再抽身,恐怕就晚了。”

除了财信集团,安诚财险11家民企股东中,还有5家股东的所持股权被质押,共质押6.938亿股,占到民营股本9.238亿股的3/4,而国有资本均处于正常流通状态。

  据了解,安诚财险成立至今共计增资四次,其注册资本从5亿元增加至目前的40.76亿元。因此,偿付能力充足率保持在较高水平。最新数据显示,2017年第四季度,安诚财险核心、综合偿付能力均为716.09%,偿付能力充足,远高于保监会划定红线。

总经理被免职

  但安诚财险净利润数据却较为“暗淡”。公开数据显示,近5年来,公司的净利润有着较大波动,分别是2013年盈利6634.64万元;2014年亏损1.11亿元;2015年盈利2.05亿元;2016年盈利1011.51万元以及2017年盈利390.55万元。

成立之初,安诚财险由重庆城投等9家股东共同发起设立,到如今共有19家股东。

  盈利状态不佳或与内部管理乱象频出相关。近5年来,安诚财险曾因高层挪用公款、财务数据造假、骗取保费、业务违规违法、产品违规等各种原因收过监管的罚单或监管函。

安诚财险第一大股东是重庆城投,持股比例31.0403%;持股5%以上的股东还有重庆渝富资产经营管理集团有限公司、DB损害保险公司、重庆市公路工程股份有限公司、重庆水务(601158,股吧)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财信集团,分别持股18.7733%、15.0098%、5.8881%、5.1521%、5%。

  今年以来,安诚财险也已收到多家罚单。比如,2月6日,安诚财险重庆分公司因给予投保人合同外其他利益等行为收42万元罚单;同日,安诚财险开州支公司因虚假理赔骗取保险金被罚。

安诚财险董事长陶俊来自渝富资产集团,曾任渝富集团党委副书记、总经理。2014年12月,保监会核准陶俊在安诚财险的董事长任职资格。被免职的闵卫东则为外聘,此前在紫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担任副总经理。在获得保监会批复后,2015年12月,安诚财险正式任命闵卫东为总经理。

  那么,此次国际金融公司出清股份是否与安诚业绩不稳定相关?对此,安诚财险方面仅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此次国际金融公司(IFC)与重庆市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达成的股权转让,是双方基于自身经营发展需要作出的选择。我司按照《保险公司股权管理办法》协助配合办理此次股权转让事宜。”

回溯闵卫东的被免过程,首先是在2018年8月29日,安诚财险发布公告,党委委员、常务副总经理胡仲林被指定为经理层临时负责人。2018年第三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显示,闵卫东于2018年7月31日遭停职。2019年1月3日,安诚财险发布公告,2018年12月29日免去闵卫东总经理、第三届董事会战略与投资决策委员会委员职务。

责任编辑:杨畅

胡仲林在安诚财险是一位老将,2006年底创立后的第二年,2007年2月就被保监会核准担任副总经理,长期负责车险业务。

自成立以来,安诚财险的民营股东屡次转让或退出,其中还有一些最终未能成行的股权转让意向。

2009年10月,重庆力帆控股有限公司将所持有的全部安诚财险1亿股股份转让给旗下力帆实业股份有限公司。

2015年11月,重庆旅游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出清所持1.5亿股股份,第一大股东重庆城投接盘。重庆旅游投资集团与渝富资产集团均是重庆渝富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的子公司。

2016年9月,上海三毛(600689,股吧)企业股份有限公司出清5000万股股份,由第二大股东渝富资产集团接盘。然后在11月与12月,重庆通盛实业有限公司将所持1500万股股份转让给深圳和聚基金管理股份公司,转让后,前者仍持有公司1500万股股份;紧接着,力帆股份将1亿股股份转让给重庆力帆控股。

2018年2月,保监会批复,安诚财险外资股东国际金融公司将持有的3亿股全部转让给重庆城投。

对于外方股东的退出,有知情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国际金融公司一开始对接签订的协议就是五年,其宗旨就是扶持发展中国家中小型非公有制经济企业,但后来安城财险的国有资产占比越来越高,不符合继续支持的定位,所以按照原计划退出了。”

2018年12月,安诚财险再次披露,重庆联盛建设项目管理有限公司拟向重庆北部双龙建设集团出清其持有的0.3亿股股份,只是暂未获得监管批复。

一年盈利一年亏损

安诚财险成立已逾十年,保费收入一直上涨但增速缓慢。2017年,安诚财险的保险业务收入41.51亿元,2018年111月达到37.35亿元,同比仅增长1.68%。

安诚财险净利润表现并不稳定,起伏波动较大。2009年,其净利润-9617.68万元,2010年扭亏为盈,净利润2967.81万元,此后2011年净利润下滑至383.78万元,2012年和2013年连续两年翻身,分别获得5275.58万元、5815.78万元的净利润。

2014年,安诚财险又亏损1.28亿元,2015年盈利2.28亿元,达到利润顶峰。重要原因在于,当年投资收益达5.08亿元,2016年与2017年分别为3.86亿元、3.49亿元。

2016年,安诚财险再次亏损1048.95万元。2017年,安诚财险获得净利润3094.03万元,但在2018年前三季度又陷入亏损,净利润-2.01亿元。

安诚财险年报较为独特的一点是,从2014年开始,它在风险管理中特别提及保证保险,这意味着保证保险风险超出预期。

2014年年报提示,年末偿付能力充足率为1039.87%,同比下降296.57%,原因的解释中提到,报告期末补提大额保证保险保费不足准备金造成认可负债的大幅增加。2014年提取保险责任准备金有2.47亿元。

2016年,安诚财险成立了以追偿为重心的保证保险风险处置领导小组。据其2015年预计,安诚财险可实现追偿资产价值约为2100万元,但2016年与2017年累计仅追偿522万元。

车险一直是安诚财险第一大险种,但该业务持续大额亏损。最近几年,虽然车险在安诚保险保费收入中的比重略有下调,但2017年占比仍有76%。

2017年,在安诚财险开启新十年、实施战略转型的关键年份,董事长陶俊提出“351、515”的战略目标,即用3年左右时间实现保费收入超过50亿元,资产规模达到100亿元;用5年左右时间实现保费收入超过100亿元,实现净利润5亿元。

不过,从目前的保费与净利润情况看,安诚财险离目标的差距还很大。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