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6

保险新闻

2018年,山东倒下了4家“500强企业”!

8 5月 , 2020  

T+-
(原标题:一天5暴雷!2700亿“天津国企”美元债违约,2019年债券违约大爆发)
2019年以来,信用债市场已经发生170只债券违约,违约资金规模高达1348.87亿元,无论是违约数量和资金规模都远超2018年。01暴雷高峰12月12日双十二,对于信用债市场来说,又是天雷滚滚的一天。这一天,又有5家公司发生债券违约,分别是“西王集团未能兑付“16西王07”本息”、““17金贵01”未能按期支付回售款项”、““16三胞05”未能按时足额划付回售本金”,“*ST凯迪公司债“H6凯迪03”无法按时兑付”,还有天物集团11亿美元债券“大幅折让置换”,被市场视为违约。这几家公司其实都已经是违约老司机了。坐拥500亿资产的西王集团曾号称“坚决不违约”,但在10月24日这天,其因为“18西王CP001”未兑付利息首次暴雷。11月1日,号称“中国白银第一股”的金贵银业,由于资金周转困难,不能按期全额兑付“14金贵债”本息出现首次债券违约。其实随着前期大肆收购扩张,金贵银业自2018年起就陷入流动性危机。值得一提的是,一家地方国资债务重组,却在境外市场引起剧烈反应。今日,天津物产集团完成与另一家天津国企天津国有资本发行的四只美元债券的交换要约。但是标普全球评级认为,天物集团11亿美元债券“大幅折让置换”,将这次美元债券重组等同于违约。标普称,20年来中国国有企业的首只境外债券违约,表明政府救助的意愿逐渐下降。2019年3月,“世界500强企业”天物集团正式宣告违约;5月末成立债委会;7月多家金融机构陷入天物集团的债务违约,其中以银行系金融机构居多。《小债看市》统计,目前天物集团境内存续债券都在子公司名下,分别是浩通物产3只和物产能源3只,合计36亿元。存续债券截至2018年年末,天物集团总资产2757.44亿元,总负债2208.95亿元,资产负债率高达80.11%。天物集团由天津市国资委管理,是天津市最大的物资贸易企业,也是天津首家世界500强企业,经营领域涵盖大宗商品(含进出口)、现代物流等,在美国、德国、日本、新加坡、香港等国家和地区建立了21家网点。02破产重整进展这两年,我们对信用债市场的违约暴雷,已经从震惊、错愕到逐渐适应、接受,再到习以为常、不足为奇了。深陷债务危机的企业已有不少走上了破产重整之路,近日有两家知名企业传出重整新进展。12月初,庞大集团重整计划获批,已经正式进入执行阶段;同时山东东营中院终止金茂集团重整程序,其批准了《山东大海集团有限公司等五十七家公司合并重整计划》,并终止山东大海集团有限公司等五十七家公司的重整程序。《小债看市》曾关注过大海集团的债务危机。与大海集团关系密切、互为“担保圈”难兄难弟的金茂集团,2018年在自身主营业务承压情况下,巨额对外担保的风险暴露,出现贷款逾期、未足额偿还债券本金,最终出现债券违约、走向破产重整。金茂纺织风险事件2018年11月,金茂集团一天内爆出两只债券违约,“15金茂债”和“16金茂01”均未按期兑付,违约金额15亿元。随后,金茂集团向东营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破产重整,这也就前文提到的《山东大海集团有限公司等五十七家公司合并重整计划》。《小债看市》注意到,从2017年开始金茂集团盈利能力就呈断崖式下滑,2017年和2018年前三季度归母净利润分别下滑62.13%和86.97%。归母净利润同时,金茂集团经营性现金流净额也在大幅流出,2017年流出34.07亿元,2018年前三季度又流出3.67亿元。经营性现金流净额截至2018年9月末,金茂集团总资产171.11亿元,总负债71.04亿元,资产负债率41.52%。金茂集团看似资产负债率不高,但负债压力很大。《小债看市》分析发现,金茂集团主要以流动负债为主,其中短期借款38.43亿元,一年内到期非流动负债12.87亿元,短期负债合计51.3亿元,占到整个流动负债的90%。近两年来,金茂集团长期借款在下降,短期借款却在飞速增长,说明其想通过不断的滚动还款实现低利率长期借款的效果,但这样做遇到融资环境收缩风险很大。短期借款随着负债的不断攀升,金茂集团的资金池却几近枯竭。截至2018年9月末,其账上货币资金仅剩6.2亿元,较2017年年末大幅下降69%。因此,金茂集团在本身就存在债务高企、资金不足的情况下,又受到“担保圈”事件冲击,后来担保风险如多米诺骨牌被推倒般开始向外传导。《小债看市》统计,金茂集团对外担保余额为17.8亿元,其中对东辰控股、东方华龙和大海集团的担保额较大,目前这些对外担保企业中大部分都处于债务危机或破产重整中。对外担保金茂集团是山东省化工行业重点骨干企业,主要产业为铝粉产业、氯碱化工产业和纺织产业,在铝粉产业方面,公司现有微细球型铝粉产能45,000吨,是国内生产规模最大的企业之一。03违约大爆发据《小债看市》统计,2019年以来信用债市场已经发生170只债券违约,违约规模高达1348.87亿元,无论是违约数量和资金规模都远超2018年。历年违约统计2014年以来,国内债券违约企业数量持续上升,从2014年的5家增加至2018年的45家,今年以来又有51家企业违约。同时,债券违约率也在攀升,从2014年的0.17%增长至2018年1.03%,今年到目前为止违约率是1.19%。《小债看市》统计,从违约债行业分布统计,违约债主要集中在制造业、批发和零售贸易和建筑业等行业;从违约债地域分布统计,违约债券余额最多的依次是北京、上海和辽宁。值得注意的是,尽管民企发债数量和金额比例远低于国企,但其违约率占比已超80%。以发行人数量统计,民企的违约率从2014年的0.6%攀升至如今的4.9%,已创下历史新高。

图片 1

图片 2

事件综述

金融民工一般给山东企业打的标签往往包含:纺织、化工、冶炼、互保、民营500强。这两年以来,山东企业受到去杠杆和市场资金面紧张的强大压力,很多企业都徘徊在资金断裂的生死线上。

天津物产集团有限公司是全国最大的铁矿石贸易商之一、天津市最大的国企及天津首家步入财富世界500强的企业。集团由天津市国资委100%持有,注册资本25.5亿元,拥有企事业单位217家,全球雇员达到1.7万人。如此“根红苗正”的企业近几个月却爆发出流动性危机。首先是4月份传出公司因流动性紧张而向贷款银行寻求展期,接下来发生了天津物产浩英集团有限公司应于6月21日未向一支资管计划支付贷款利息的事件,最后爆出天津市浩通物产有限公司私募债“18浩通01”未能于7月25日按期支付利息,发生实质违约。

就在2018年,山东竟然有4家“500强企业”违约或者申请破产。

天津物产深陷泥潭,为当地国企、城投的融资环境造成了极大的负面影响。境外债方面,最直接的证据就是天津滨海新区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7月计划以5%的利率发行3亿美元债券意外流产,要知道这可是(Baa2/BBB/BBB+)评级的“真城投”发行人呀!投资者之所以对天津市的城投、国企如此缺乏信心,主要原因是自4月份天津物产出现流动性紧张的传闻后,市场并没有看到作为100%控股股东的天津市国资委采取任何支持该企业的动作。惠誉因此于4月末将政府支持度由“强”降至“中”(“Moderate”),天津物产的发行人评级也由BBB-直接下调到B-(发行人独立评级CCC+)。

一、山东胜通集团债务违约,2017年中国民营500强第212位
2018年12月26日,因诸多债务到期难以偿付,中国企业500强的山东知名民企——山东胜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主体评级直接被调低4个等级,由AA+调整至A,评级展望为负面。

天津物产违约事件会不会动摇投资者对城投、国企的信仰呢?我们不妨通过回顾以往的案例找出一些线索。

据官网介绍,胜通集团创立于1987年,是中国企业500强,从单一的建筑企业发展成为实体产业与资本运营、传统产业与新兴产业“两翼”发展,涵盖金属制品、化工、新材料、金融投资四大产业为主导的国际化企业集团。

2015-2018年发生过境内债务违约的国企、城投,具备哪些特征?

大公评级关注到,2018年以来,胜通集团及其子公司发生多笔到期债务未按期偿付事项,偿债能力持续恶化。

2016年是国企境内债违约高峰,涉及资金总计347亿元人民币,主要集中在金属、煤矿、建筑、工程行业。中国城市建设控股集团有限公司2016年违约时,境内债券总额161亿元人民币,占比较高。

截至12月24日,胜通集团银行债务逾期累计3.98亿元。其中,农行垦利支行逾期欠款合计2.1亿元;建行垦利支行逾期欠款合计0.5亿元;河北银行青岛分行逾期欠款合计1.38亿元。

图片 3

子公司胜通钢帘线因未能偿还1.38亿元到期债务,被河北银行青岛分行申请诉前财产保全,冻结胜通集团持有的胜通房地产、胜通化工、胜通光学材料科技的全部股权。

从属性来看,违约高度集中于国企,涉及城投的仅有2018年8月新疆六师国资25亿元“17兵团六师SCP001”技术性违约,且于事发后两天全额完成兑付。

胜通集团因未能按期偿还山东垦利石化集团有限公司协议借款2000万元,胜通集团及其子公司胜通钢帘线合计持有791.55万股的山东垦利农商行股权被冻结。

图片 4

此外,胜通集团对外担保区域集中度高,且存在互保现象,或有风险加大。其中胜通集团对东辰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的担保金额较大。根据公开资料,东辰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涉及重大诉讼、主要资产被冻结等事项,同时东辰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存在债务逾期诉讼情况,本部征信报告存在多笔关注贷款。

从板块来看,金属、煤矿是国企违约的重灾区。剔除被北京中冶投资有限公司控股后连续发生债券违约、资产转移流失的中国城市建设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涉及违约的国企境内债总量的49%来自于金属煤矿板块,在13家发生违约的企业中占6家。

对于债务逾期对公司的影响,胜通集团表示,上述债务逾期如不能妥善解决,公司及相关子公司可能面临的不利后果包括相关违约金、滞纳金等,将导致公司财务费用增加,进一步增加公司的资金压力;上述逾期债务虽整体规模在公司可控范围内,但债务逾期也会对公司整体的经营业绩产生影响。

图片 5

而截止发稿日,胜通集团尚有约55亿元的债券存续,虽然各支债券的到期日都还有不短的时间,但不知道其是否设置了交叉违约、提前到期等特殊条款,如果上述债券提前到期,将会是一场更大的风暴。

从地域来看,剔除中央企业的违约地方企业大多分布于东北、西部等经济欠发达地区。

而且相关债券大多又都有回售条款:

图片 6

2019年将是胜通集团债券到期的高峰期,将会给其纾困的工作造成更大的困难。

数据来源:Wind

二、山东大海集团申请破产,2017年中国民营500强第51位2018年11月26日,东营市中级人民法院根据债务人申请,依法裁定受理山东大海集团有限公司破产重整申请,山东大海集团有限公司进入破产重整程序。

不难看出,从事金属、煤矿行业的国企存在一定程度的信用风险,而天津物产恰恰属于这一类企业,发生债务违约并非没有先例。

大海集团一定程度上被对外担保拖垮。

国企违约后可能的几种结局

据公司官网介绍:山东大海集团始建于1988年,职工8000余人,是一个集“纺织、新能源、新材料、国际贸易”等循环经济产业为主导,跨行业、跨地区、国际化经营的综合性大型企业集团。

对于天津物产这样的大型龙头国企,考虑到对当地经济、就业、其他企业后续融资的负面冲击,政府协调相关机构提供资金支持的动机较强。然而近年来信用收缩的大环境下违约事件频发,政府对违约企业救助的意愿及能力均有下降,投资者可以参考下列情形:

公司现有纺织、有色金属深加工、新能源、新材料等八大产业板块。大海纺织为全球纺织品优秀供应商,主营高档高支紧密纺纱和高档服装面料。大海新能源是国内单纯生产硅片规模较大的企业之一,位列全国排名前三位。公司与必和必拓、日本三井、智利国营铜公司、路易达孚、杰拉德等世界500强企业建立了密切的业务合作关系。“大海牌”系列产品以其档次高、质量好、规格全的优势,覆盖美国、欧洲、智利、新加坡、香港等30多个国家和地区。

1

根据大海集团2017年报,截至 2018 年 5 月末,公司担保比例较高,
担保已出现逾期,
且被担保企业中存在金融借款涉诉以及被列入失信执行人名单等情况;对外担保企业区域集中度较高且企业间互保严重,
存在较大代偿风险。

案例一:全额兑付

*图片来源:大海集团2017年年报

山东淄博的龙头企业淄博宏达矿业有限公司于2015年末陷入流动性紧张后,因涉及数万人就业问题,当地政府积极协调债券银行不降低存量信贷规模、不查封冻结企业资产、尝试山东焦化参与宏达矿业重组。最终宏达矿业筹集到足够资金完成债券本息兑付。

2018 年 5 月末, 公司对外担保企业共 11 家, 对外担保余额 24.67亿元,
对外担保余额占 2017 年末净资产的比重为 42.16%,担保比例较高。

2

对外担保企业中,山东金茂纺织化工集团有限公司2018 年5
月因与华融西部产生合同纠纷, 导致其持有的东营金茂铝业高科技有限公司
71.54%股权被司法冻结,
公司对该笔借款提供担保;山东奥戈瑞轮胎有限公司因多笔借款未偿还和担保未履行,
2018
年以来多次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山东驰中集团有限公司因对山东正顺车轮有限公司担保责任未履行,
2018 年多次被列入失信执行人名单。

案例二:选择性兑付

截至 2018 年 5 月末, 公司对山东奥戈瑞轮胎有限公司和山东驰中集团有限公司
1.40 亿元担保已出现逾期。

四川省煤炭产业集团有限公司是四川省最大的国有煤炭企业,职工将近五万人。川煤集团自2012年起持续亏损,最终2016年6月发生”15川煤炭CP001“本息违约。四川省政府协调交通银行等发放贷款给同为四川省国资委下属全资企业的四川省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然后川投集团通过委托贷款的方式将资金借给川煤集团用于债券本息兑付。然而,川煤集团后续发生一连串的债务违约,政府救助意愿不断下降,多期债券至今没有兑付。

另外, 对外担保企业区域均集中在东营市及周边县市, 且企业间互保关系严重,
存在较大代偿风险。

3

三、山东金茂集团申请破产,2017年中国民营500强第324位2018年11月28日,山东金茂纺织化工集团有限公司一天之内爆出两只债券违约,“15金茂债”、“16金茂01”均未按期兑付。

案例三:破产清算

财通证券出具的受托管理事务报告显示,根据发行人与投资者达成的偿债安排,“15
金茂债”应于2018年11月26日完成部分兑付。由于发行人资金紧张,未能完成兑付工作。

广西有色金属集团是从事矿产资源开发的大型企业,由广西国资委独资持有,曾位列“广西企业100强”第10位。由于有色金属行业整体不景气,公司流动性于2015年开始恶化,最终于2015年12月18日以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且公司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为由向南宁市中级人民法院提交破产重整申请。进入破产重整程序后,广西有色成立清算组,成员来自自治区国资委、财政厅、维稳办等部门。然而公司未能寻找到战略投资人,导致6个月破产重整期限到达后没有重整方案出台,最终南宁市中级人民法院于9月12日宣告广西有色破产清算。

15金茂债”发行规模10亿元,发行期限为5年,债券利率为8%,用于偿还短期融资债务和补充营运资金。

鉴于天津物产违约后,天津市国资委并未采取积极措施支持该企业、除“工行牵头成立债委会”外披露的信息极其有限,我们认为上述三种结局均有可能发生。既然连获取信息的条件都不具备,投资者还是谨慎为妙。

祸不单行,同日,“16金茂01”也宣告违约。同样,根据发行人与投资者达成的偿债安排,
“16 金茂
01”应于2018年11月26日完成部分兑付。由于发行人资金紧张,截至11月28日,发行人未能按照约定完成兑付工作。

相比之下,城投板块还没有发生过实质性违约,其“神话般的信仰”目前仍没有动摇。

陆家嘴扫地僧注意到,其实投资人已经给金茂集团宽限过时间了,在2018年9月
的时候山东金茂也发公告称“16金茂01”资金已筹措到位,本债券本息兑付将妥善办理,然而没想到最后投资人还是白等了一场。

分析师声明:

财通证券发布的受托管理事务报告同时披露,山东金茂已向山东省东营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重整。山东省东营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8年11月26日裁定受理山东金茂的重整申请。

大公评级随后很“及时”的下调了山东金茂的主体评级和债项评级山东金茂为山东省大型民营企业,主要产业包括铝粉产业、化工产业、纺织产业等。今年7月份,山东金茂获得“山东民营企业100强”和“民企100强经营效率10强”两项荣誉称号,位列山东民营企业100强第46位。

四、山东晨曦集团,2017年民企500强第110名

2018年7月20日,山东省莒县人民法院下达了《民事裁定书鲁1122破申2号》。这份文书表明,“2018年7月16日,山东晨曦集团有限公司以其不能清偿到期债务,明显缺乏清偿能力为由向本院申请破产重整。”

陆家嘴扫地僧注意到,晨曦集团申请破产时没有存续债券。早在2014年,晨曦集团也发行过短期融资券,但次年的2015年5月,因未及时披露银行贷款逾期等重大事项,而被交易商协会通报批评。自那以后,晨曦集团就再未发行过债券类的融资工具。

公开资料显示,山东晨曦集团是山东省重点工业企业,已形成石油化工、粮油加工、国际贸易、文化旅游四大主营业务,员工6000余人,集团连续7年入围中国民营企业500强。2016年晨曦集团实现销售收入432亿元,位列全国企业500强第289位,2016年山东企业100强第28位。不过2018年新的山东企业500强,已经没有晨曦集团。

起家于沂蒙塑料制品的邵仲毅是晨曦集团董事长,他也曾是《2016胡润全球富豪榜》上的亿万富豪,2015年以190亿元成为位列该榜单的山东首富。

2015年两会期间,时任全国人大代表的邵仲毅炮轰银行只顾赚钱,从实体经济抽血。邵仲毅说,从2014年年中开始,银行陆续通过让其提前还款、贷款到期后减少放贷额度等方式,逐步减少了晨曦集团的贷款,与上一年度相比企业总贷款数量减少了1/3左右,银行这种高速度的“抽血”,成为他睡不着觉的最大原因。

其实,晨曦集团早就出现违约事项,并不是在2018年才爆发,有业内人士称,晨曦的困境已经持续了几年。早在2014年,包括晨曦集团在内的多家大豆进口商出现集体违约,因无法从银行开立信用证,未能支付进口大豆的款项。

管清友:山东往前一步是江苏,往后一步就是东北

2018年8月6日-8日,山东省省委、省政府在济南召开“青年企业家创新发展国际峰会2018”。

管清友博士受邀在会上发言,他表示,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山东往前一步是江苏,往后一步就是东北。他分享了两个数据:一是山东的日均饮酒量是全国最高的。二是山东的985院校太少。在推动“放管服”改革方面,管清友博士建议秉承一个思路:在该管不该管之间,坚决不管;不该管的不要管;能不管的不要管。

山东要着力从“大象经济”转向“群狼经济”。就加快新旧动能转换这个主题而言,什么是新动能?什么是旧动能?如果在经济上行周期,煤炭钢铁行业其实盈利情况非常好。新旧动能关键体现在盈利水平上,而不是行业上。山东有很多传统行业,不意味着不能成为新动能。为什么它们的逆周期能力差呢?与体制机制有很大关系。在传统行业中推动体制机制转变非常重要。

管清友博士建议,从党委政府角度来讲,强化学习,增强专业性,要提高服务产业机构的能力。很多领导到南方学习,明显感受到不同的管理部门上,广东、浙江、江苏领导干部的专业能力确实很强。从研究员角度,希望为山东发展提供四个方面的合作服务。一是研究支持,做产业研究,对接资源;二是投行支持,帮助企业融资,挂牌上市;三是基金支持,帮助组建基金;四是招商支持,在北京等一线城市搭建路演交流平台,让山东城市走出去,把外地企业引进来。

附:山东入围2017年中国民企500强详细名单 共57家企业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